0353 勢術門庭,自非良配(1 / 2)

冠冕唐皇 衣冠正倫 1575 字 1個月前

武則天在殿中又留了一會兒,便起身離開,臨走前還叮囑兩家人于此盡興。

但這就跟所有的領導都不具備的自知之明一樣,身在禁宮之中,哪里敢放縱盡興。不過既然女皇已經這么說了,兩家人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留在此處,好歹時間熬得長一點,以示不負君恩圣眷。

小娘子唐靈舒在席案下扯了扯李潼的衣袍,神情有些可憐,情緒也頗為低落:“妾剛才是不是應答失儀,害了郎君體面?”

李潼聞言后笑著拍拍她手背:“很不錯,既是門私親聚,虛禮在次,真情在先。我家娘子本就不擅矯隱,也就不需強作俗態?!?/p>

他這話也不是單純的安慰,如果擔心這娘子失禮,面圣之前肯定要仔細交代該要注意的事項。

但他奶奶閱人無數,什么樣的妖異沒有見過,就連他自己都常有疲于應對的感覺,也不是這小娘子能夠用心應付得過去的。

大概是他自己表現得太出色,所以他奶奶難免對他身邊人要求更高。這小娘子再怎么強作姿態,也難達到他奶奶的標準,倒不如簡單的真情流露,反而能給人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眾人還在殿中耐著性子磨時間,又有宮中女官趨行入內,道是女皇要接見李潼。于是李潼告罪一聲,便起身出殿。

禁中億歲殿里,武則天已經換了一身便于起居的常服,顯得更隨和,眼見李潼行入見禮,便笑道:“你兄弟性格品質有差,本以為私趣也該隨性情分優劣。但方才所見,這一點你倒是不如你的兄長啊?!?/p>

李潼聞言后心中苦笑,你犯得著沒完沒了、還專程把我喚來貶我家娘子嗎?

但他還是認真回答道:“二兄生來富貴命格,日?;蚴遣荒軝z點篤守,但本質也是推尚端莊。臣心計長求縝密,在庭在外都恐失人望,帷私閑在之際,倒是喜歡輕松散漫一些?!?/p>

武則天聽到這話,倒是不乏認同的點點頭:“端莊謹慎是教養,悠閑安逸是本性。張弛有度,這是能得長久的道理?!?/p>

李潼見此神情言語,心中頓生古怪之感,你什么意思?我家娘子只是禮教欠缺了一些,但卻不失天真可愛,長得還漂亮,跟你大寶貝兒薛懷義能一樣!

頓了一頓之后,武則天又繼續問道:“楊相公病情如何了?”

李潼聽到這問題便打起精神,將楊執柔的病情稍作交代。

“唉,他年數不算極高,卻憾缺蒼天眷顧,要受這樣的病苦折磨。也是外家你的長輩,既然坊居比鄰,常作走訪勤問,是你少輩該有的禮節?!?/p>

武則天嘆息一聲,似是非常惋惜楊執柔,接著又用比較好奇的語調問道:“你兩家近來情事糾纏,我也有耳聞,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潼早有準備,聽到問題后便不作隱瞞,苦笑著解釋道:“日前登邸拜訪,楊相公執我囑細……”

武則天饒有興致的認真傾聽,似乎真的不知內情,待到李潼講完之后,她才又微笑問道:“他以此托付,對你期望不可謂不重。那么你,又是怎么想的?”

即便沒有韋團兒之前的透露,李潼也沒想過真就跟楊家結下這樣一門親,因此這會兒臉上愁苦也不是偽裝,只是嘆息道:“楊相公恐于身后,這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只是臣年淺德薄,自身還要仰仗親長包庇、教誨,這樣的殷望重托,真是不敢領受。唯楊相公如今已是病體衰弱、氣若游絲,臣又怕強忤其意或更增情傷,近來也是為此寢食不安,有心請教恩親,又怕雜情滋擾……”

武則天聽到這里便笑起來,指著李潼嘆息道:“早前教訓你要謹慎,倒是能聽教篤行,但這一次遇事,就過猶不及了。情事難決、不問親長,你又能問何人?執柔此番真是強人所難了,我家少輩縱有才器可觀,但也不是力有無盡、門中親長使用都要愛惜慎度,哪容得他驟作重托。且將他家小女收養禁中,他既不必恐身后,你也不必再憂眼前?!?/p>

李潼聞言后連忙謝恩,真是多日愁緒、一朝頓解,可以放心準備一月里上元節游玩了。但想到之前為了把人送回去,還搭上不少禮貨,心里又不免覺得可惜。

武則天見李潼眉眼舒展,不是偽裝,又指著他笑斥道:“楊家乃海內名族,世間多少人物想要結緣他家而不得,偏你這般奇趣,將此視作一樁苦事?!?/p>

“臣這般心跡,絕不是輕慢名族。只不過,人間情趨競逐、自有因由,此類疾困,臣卻沒有,也就無謂強攀此類人事瓜葛之深,從心用事,自勵求進,也能更得安樂恬然?!?/p>

李潼又連忙正色說道。

武則天拍掌笑起來:“世間多少自命英類,才力未嘗不可夸,但卻苦患不知足。你能有這樣的明見,真是不負親長期望!關西門戶,多尚勢用術,難免遞情賄結,將他們的愿求,強加旁人身上。朕的佳孫,自不需受困于此。事陳在前,阻你這一樁良緣,絕不是苛責?!?/p>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