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大咖一日行》(下)(5/5)(1 / 2)

“你對電影這么悲觀?”

“…不是悲觀,是事實,好萊塢正在努力的學習如何拍讓中國觀眾喜歡的電影,他們又有巨大的工業背景作為基礎,一旦他們學會了,那我們這些中國電影人怎么辦?”

“《地心引力》…”

呂瀟然搖了搖頭:“《地心引力》幕后團隊60都是老外,能全球發行也是環球的能力,跟我們關系不大的。當然,這部電影給我們鍛煉了一萬多人!所以,我們現在可以獨立開發很多科幻項目…”

頓了頓,呂瀟然接著道:“其實,我們在美國的發行公司,華獅,發行華語片,最多只能做到500家影院上映…”

“為什么呢?”

“…因為華語電影在北美屬于邊緣題材,市場很小的!”

“但我聽說這次的《火星救援》會全球同步上映?”

“科幻題材嘛,全球都能看懂,發行公司,我們也找了環球…”

……

聊到了《火星救援》幕后拍攝,呂瀟然說了大實話:“其實,我不太懂技術,也不太懂cg,我會一直逼著他們,朝著一個既定的方向走…”

“那他們怎么回答?”

“他們經常會說太難了…但沒有說不可能,所以,我們都在進步?!?/p>

“他們說你一年拍三部戲?”

“…不是,我是同時籌備三到五部戲,然后挑選最成熟的那個先拍,等到這個項目完成,馬上另一個也成熟了,那就接著拍…”

魯喻:“不累嗎?”

呂瀟然想了想,然后道:“…有時候會覺得很累,覺得沒有必要這么拼,我已經賺了一輩子都花不完的錢,為什么還要這么拼?”

“但人生在世,總要有點追求嘛…不能僅僅只為了賺錢,這個時代這么好,我也想在電影史上留下我的名字!我這個人很枯燥的,我個人不抽煙不喝酒,所以對于一群人出去吃吃喝喝的事情感覺特別沒意思,除了拍電影,我好像也沒有其他愛好,所以,就一直拍咯!”

魯喻忽然換了個話題:“你是從什么時候意識到自己對電影有責任?”

呂瀟然回憶了一下,然后道:“應該是拍《源代碼》的時候,其實那時候,我還有另一個選擇,繼續拍一部犯罪題材…但是,《源代碼》拍攝的時候,我就有一種感覺,這個項目必須要我來做,我不做的話,國內電影人沒人會做…”

“我還以為是《地心引力》?”

“《地心引力》是在那之后,當時公司上市了,我也有錢了,可以調動更多的一些資源,然后就想到了一個太空救援題材!”

“《地心引力》很成功啊,我們所有人都認為你會做去好萊塢…”

“…我做《地心引力》某種意義上也算是鋪路,培養人才,本來的目的就是打造國產科幻基礎,所以,我是不可能去美國發展的!”

“你怎么評價你的性格?”

“…有點幼稚,有時候看到一些事情,我會忍不住跳出來說兩句,不夠成熟。所以,他們不讓我發微博了!”

“為什么?”

“因為現在的互聯網世界很極端,無論你的初心是好是壞,無論你的水平高低,上了網,最終都只有兩個標簽可供選擇,要么極左,要么極右,比方說上次的華師大事件,輿論一邊倒的踩華師大,其實,只要稍加分析,就知道這個事就是宣傳方自作主張,我不應該參與幾乎一面倒的輿論,尤其是發表自己的看似中立的言論,如果要發表的話,最好不要帶任何身份標簽,否則就會被歸類!”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