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他在撒謊(1 / 2)

華輝醒來之后,環顧眾人,最后目光落到兒子的身上,“楓兒!”

華銳楓此時仍沒喘順一口氣,臉色蒼白,大汗淋離,九轉還魂點穴法實在是太耗精神體力了。

足有半天,他才終于回過神氣,忙不迭的問,“爸,你感覺怎么樣?”

華輝搖搖頭道:“感覺好多了?!?/p>

華銳楓趕緊給父親檢查一下,發現父親之前致死的原因是腦出血,血塊堵塞了血管而導致的死亡,九轉還魂點穴之后,血管已經被疏通了,剩下的問題都是外傷,這些他都可以處理。

“醫生!”華銳楓這就對還沒回過神來的醫生道:“麻煩你幫我爸辦出院手續吧!”

醫生孫國棟終于反應過來了,但他不想讓華輝出院!

他是這個病人的管床醫生,病人要是死了,他未必有責任。但病人活了,那他絕對有功勞。

剛才的時候,這個病人明明已經死了,突然間就活了過來,實在是奇跡,也是極好的醫學研究對象,如果自己能把這個治療與恢復的經過寫成論文,必定揚名立萬,成為專家絕不是夢!

不過華銳楓再三堅持,他只能怏怏的喝道:“那你把費用先給結了?!?/p>

華銳楓拿了交費單一看,發現還要補繳三千塊錢,不由道:“怎么還要補錢?”

他早上送父親過來的時候,已經交了一萬押金,可是他們并沒有給父親做手術,也沒有做別的搶救措施,總共要一萬三千多,這也太坑了吧!

醫生孫國棟不冷不熱的應道:“你父親來的時候,情況極為嚴重,我盡全力搶救才讓他轉危為安,只讓你交這點錢,你覺得多?”

華銳楓聽得錯愕當場,“你全力搶救?讓我爸轉危為安?我來的時候,你們都準備把他送去停尸房了好吧?”

“你不要在這里胡說八道,你父親明明是我們救活的?!睂O國棟說著沖兩名護士眨了眨眼道:“小月,美珠,你們親眼看著的。你們說是不是這樣?”

兩個護士互顧一眼,頓時就明白了孫國棟的意思!

早上這個華輝被收進來的時候,正值主任查房,主任看過后判定腦出血的華輝應該活不過下午三點,所以才把病人扔給科室里最沒地位,最沒話語權,也最沒本事的孫國棟。

如果救活病人的是孫國棟,那主任絕對會高看他一等!

孫國棟在科室里地位高了,連帶著她們這倆個配給他的專職護士,也不用再小心翼翼的看別人臉色了。

這樣一想后,早就被孫國棟潛規則了,和他同穿一條褲子的護士小月立即就道:“對啊,你爸就是孫醫生救活的,我們撤掉他身上的管子,不是要送他去停尸房,而是因為他已經轉危為安,沒必要再用那些東西了!美珠,是這樣吧?”

另一個護士美珠沒敢昧良心的說假話,只好不出聲。

孫國棟便道:“你看,她們都是這樣說!”

小月護士則繼續幫腔,“你又不是醫生,你怎么救你爸?你要是能救你爸,還用得著把他送來我們醫院嗎?”

人間現實,華銳楓早有體會,可是這兩位能把黑白顛倒到這種程度,他真的是第一次見!

正在爭論的時候,一個中年醫生從外面走了進來,“發生了什么事情?”

孫國棟一見來人,立即就迎上去,笑得像條哈趴狗似的道:“主任,你不是下班了嗎?”

來人不是別人,赫然就是這個科室的一把手陳敬德。

“唉,又出了一場車禍,還是個熟人女兒,現在正在急診那邊做檢查,一會兒就轉到我們科室!”陳敬德說著,看到了半躺半坐在床上華輝,頓時臉色一變,“咦,這個病號是嚴重的腦干出血……現在怎么清醒了?”

孫國棟忙道:“主任,是我把他治好的?!?/p>

陳敬德疑惑的問,“你給她做了手術?”

孫國棟搖頭,“不用手術,我有一套祖傳的點穴手法,專門救治腦干出血的。我給他點了穴,又揉了揉他的胸,他就醒過來了?!?/p>

華銳楓聽得感覺很是惡心,天下竟然有嘴臉如此丑陋無恥的人??!

正想說話的時候,護士小月已經湊過來,低聲在他耳邊道:“你如果不想補那三千塊錢,最好就別出聲?!?/p>

華銳楓聞言不由愣了下,早上那一萬塊錢還是他千求萬借,好不容易才弄來的,實在沒能力再去借三千塊錢回來了。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