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過年(1 / 2)

深空王牌 南斗昆侖 2308 字 1個月前

1月末,校園又恢復冷清。

第一學期結束后,又到了假期。

這個學期對陳梟而言過得很快?;蛟S投入到喜歡的課業中后,時間真的不太夠用。

四聯星區戰爭史、戰地生存、常備武器性能分析、危險生物要害詳解、新人類聯盟解剖五門課程,陳梟都交上了不錯的答卷。

陳梟在宿舍總結了一下這個學期的收獲,發現除了五門課程和最后的實踐課,其余都是被動收獲。

知道了暗紅色能量的修行方法,明白了共生會和其他勢力的沖突點,了解了一點點鮫人的事,唯一一次有趣的經歷是神骨城,只是現在想想還有些后怕,他去的時候可沒想能不能回來的事。

這半年的生活才是陳梟作為獨立人格第一次融入這個時代的生活過程。按他心里的想法來說就是還不錯。

腦海里,黑色的靈魂作為旁觀者,經常閑得無聊總結陳梟的個人優劣,聽到旁觀者的評價,陳梟發現了很多自己從沒思考過、而且反差很大的性格。

“沖動”

陳梟上一世那么平凡,怎么也和沖動沾不上邊,陳千圣這種莽夫居然說自己沖動可是腦海里的家伙舉的例子,讓陳梟聽起來好像真是這回事。

這種沖動換種說法叫不計后果更加合適,無論是跳傘、跳水潭、在六序山放倒那位覺醒者等等,都是沖動行為。

做事之前沒有盤算,做事時沒有考慮后果,做完事后沒有收尾方式,這種行為前身可做不出,他萬事以自己為主,個人風格雖然陰險,但終究是一步一算,所以他格外擔心陳梟翻船。

陳梟腦袋一熱,他心就涼了。二人可是同一條賊船的伙伴,他不想開船的陳梟經常出這些幺蛾子,心臟受不了。

“有謀無斷”

這個缺點陳梟倒是稍稍能接受,自己辦事細心縝密,學習能力強,但在決斷上欠缺火候,起碼比腦袋里那個家伙差得遠。有時候太煩躁的話,就上頭了,腦海里那家伙能提出這兩點,陳梟覺得是個警醒,他得認真聽一聽。

“戰斗力強”

陳梟頓了頓,“千兒,你是不是搞錯了我這身戰斗力,都是你鍛煉出來的。這叫強”

陳梟一頭霧水,你在夸我還是在夸自己啊

哪怕自己有了暗紅色能量,但說實話,比起陳千圣的戾氣還差得遠,自己的戰斗力自己是有數的。

腦海里,黑色靈魂嚴肅道:“陳梟,我是說別的方面,比如你的槍法。神準起碼我做不到?!?/p>

在實踐課的最后一周,陳梟找到1個晶蟹窩,里面的蟹王速度極快,而且附加毒素,那窩是陳梟不小心踩塌的,然后蟹王第一時間出來攻擊,被陳梟迅速拔槍、轉換擊穿模式,隨手做掉,這一次比防備納丁那次偷襲還要迅速,所以腦海里的黑色靈魂斷定,陳梟在這方面有著不為人知的天賦。

陳梟關上宿舍大門,拉著行李箱朝外走去:“好吧,有時候被你夸兩句還真不錯?!?/p>

樓道里,是同樣準備離校的格里芬。

漂亮的男人,人走在前面,行李箱自動跟隨在后面,陳梟也不知道這是十教的神術還是高科技,他和格里芬一同下了電梯。

陽光很遠,空氣微冷。

校園里雪花不多,不過平添一抹銀裝后,有了記憶中的模樣。

尤其是學校后面的山,很美。

“雅格好點了嗎”

陳梟問道。

上次雅格走火入魔后,再沒來過,陳梟記得雅格是給格里芬當保鏢的,誰知道這位保鏢先出事了。

“他還不錯,北川神官陪著,出不了問題?!备窭锓倚χ氐?,“也不知道你到底給他聽了什么歌曲,讓他魔怔成那樣?!?/p>

陳梟摟著格里芬脖子:“嗨,那你也不來找我?!?/p>

在陳梟摟住格里芬的時候,對方明顯一僵,格里芬嘗試著撥開陳梟的手,陳梟手臂下意識一緊,險些鎖了格里芬的脖子,連忙道:“不好意思惡習難改?!?/p>

格里芬臉上有些紅:“喂,我們兩個大男人這樣走在校園里不合適吧”

陳梟狐疑,隨即想到了什么,神秘道:“你不會是基佬吧”

“別說那些亂七八糟的詞”格里芬雖然不知道陳梟說的詞是什么意思,可對方這幅猥瑣的表情,顯然不是好話。

這人是荷氏星老鼠街長大的,心臟的一匹,又被藍暗山那種惡劣的環境熏陶,明顯容易把人想成不正經的人。

陳梟咧嘴點了根煙:“好吧好吧,我其實不擅長社交,正在慢慢學,如果冒犯的話你也別介意。不過我在這的朋友不多,拿你當朋友的,有什么不合適的你就提?!?/p>

格里芬心中一暖,她也沒什么朋友,聽到陳梟這么說還稍稍訝異了一下,沒想到自己會被對方當成朋友。

二人勾肩搭背走在路上,隨便聊著天。

陳梟問了格里芬為什么沒去實踐課,格里芬答案倒是意外。

“我會精靈耳語,去了的話等同作弊,那種環境,神官如魚得水?!?/p>

陳梟想到了德魯伊,卻沒想到神官有一天也能和德魯伊扯上關系。

前方湖畔,一個神官等候著格里芬,格里芬要道別時,屁股被陳梟拍了一下:“別道別了,下學期見”

陳梟叼著煙揚長而去,大冬天,格里芬的臉頰徹底紅透。

湖畔旁,那位迎接格里芬的神官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安娜那廝誰啊”

這位年輕的神官,可是見過格里芬的真容的,他萬萬沒想到,那個青年居然做出如此冒犯的舉動。

格里芬盡可能地板著臉:“伊文神官,我希望剛剛發生的事你當做沒看到。我畢竟以男性的身份入學的,他的行為可以理解?!?/p>

陳梟一個人走出校園,詢問腦海里的家伙:“剛剛那種社交行為是不是太輕佻了”

叼著煙,勾肩搭背,拍屁股,換成上一世的自己,一個都做不出來。這都是腦海里的家伙教自己的。

腦海里傳出聲音:“都是男人,輕佻個屁啊。那娘炮屁股那么翹,拍兩下讓他加深一下記憶,有問題嗎”

陳梟心中無語:我怎么知道有沒有問題。

“對了陳梟,你為什么不擅長社交”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免费一头一尾中特2019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苏11选5一定牛 江苏快三app下载 七星彩论坛开奖结果 什么是平码 什么是平特 股票融资去哪里办理 分分pk10稳赚方 广西快3开奖直播视频 安卓趣味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