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螳螂黃雀(1 / 2)

深空王牌 南斗昆侖 1599 字 4個月前

為期一個月的戰地實踐課已過去了一半。

距離陳梟離開匪夷所思的神骨城也過去了一周了,他與納丁從回來后便開始結伴而行。

和納丁結伴,并非陳梟的本意,而是納丁的請求。納丁為了試驗自己的覺醒能力,迫不得已請陳梟為他放哨,明顯,他并不希望更多人知道這件事。

林中,一片鋸木蛇的領地周圍安靜無比。

這片鋸木蛇的領地人跡罕至,所以納丁毫不避諱的用出了自己的覺醒能力。

有青煙,有旋風,當青煙和旋風合并的時候,那個龍卷一樣的風眼中就會出現一個青面獠牙的怪物。

陳梟看著大了一倍的納丁頗為好奇。他幾乎參與了納丁整個的覺醒過程。如果說人類曾經靠著dnac-1覺醒,成為能力者,那納丁又是靠什么?他顱內也有尸丹嗎?

陳梟不清楚,也不想清楚,知道的事情太多,反而不好。

“你是變身系的覺醒者嗎?”一棵樹下,陳梟吃著一片蛇肉,開口問道。

鋸木蛇的蛇肉只有一小段可以吃,骨頭少、口感滑嫩,烤熟后呈金色,又叫‘蛇金’,只需蘸少許鹽巴,味道美的連舌頭都能吞下去。這塊肉只有二兩,又叫‘二兩金’,等閑人難以吃到,畢竟鋸木蛇的殺傷力和群居習性斷絕了大多數人的口福。

這幾天托納丁的福,自己是吃了不少。

此刻的納丁,銅鈴一樣的眼珠幾乎要瞪了出來。他微張著嘴巴,口中哈出青煙,身軀佝僂而巨大。手腳指甲瘋長,配合上他那身膚色,非常像神魔志異里的山精鬼魅。

納丁變身后,聲音也變了,變得沙啞,其中又帶了一絲古怪。

他回道:“我也不清楚我是不是變身系的覺醒者?!?/p>

納丁之所以不確定,是因為伴隨著變身的青煙和旋風,似乎冥冥之中也和他有關系,可惜他試了試,沒法操縱。

陳梟覺得這幾天納丁的變身過程越來越順利,再也不像之前那樣痛苦,而且隨著變身順利后,陳梟感覺納丁一直有些躍躍欲試,想和自己比一比。

于是,在第三周后,陳梟提出了道別。

“接下來的一周,我們各走各的吧?!?/p>

“哦?不陪我了嗎?我說過,可以付額外的傭金?!奔{丁身上,纏著一條鋸木蛇,相較于納丁變身后的體型,這條碗口粗的蛇也不再那么恐怖了。

他手中拿著一個冰鑿,這是從其他學員那里搶的,他無視蛇的腹鋸和鰭鋸,一手掐著蛇的三寸,另一只手掄起冰鑿打入鋸木蛇的腦骨中。

那條蛇痛苦地扭曲著身子,不一會便死了,陳梟摸出一根煙點上:“你覺醒能力既然已經穩定,我就要去忙自己的事了。上峰派我來暗中保護你,而不是陪著你?!?/p>

“好吧?!奔{丁熟練剖開蛇皮,剔出‘二兩金’,將那片肉朝著陳梟拋去,“這是最后一條來復仇的蛇了,那窩畜生差不多死光了,念在你辛苦的份上,最后一片蛇金也送你了?!?/p>

這個禮物,陳梟喜歡。

他伸出手,凌空抓去,卻發現那片肉入手前的一瞬,被一股憑空生出的旋風彈飛了出去。

蛇肉即將落地,陳梟叼著煙頭,另一只手迅速抓向蛇肉,納丁大步向前,三步并兩步來到陳梟的側面。

陳梟彎下腰,在蛇肉落地前總算將它抓住,側面的納丁已經高高舉起冰鑿,表情猙獰地朝著陳梟錐去!

千鈞一發之際,納丁僵在那里。

仿佛被施展了定身術一樣。

陳梟從彎腰的姿勢恢復,轉過頭笑道:“這么急著跑過來,有事嗎?”

納丁額頭流下一滴冷汗,他鼻尖前是一把槍。

米勒-11,光束槍!

射程只有5米,很不巧,他就在射程內。

陳梟彎腰去撈落下的蛇肉時,納丁心中便升起一種歹毒的想法,隨之付諸行動,但來到陳梟身側,忽然看見對方舉起槍,槍口不偏不倚瞄準了他的眉心,對方甚至連看都沒看。

陳梟轉過身來,槍口依然瞄準著納丁,納丁露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陳……千圣……你這是干什么?”

陳梟嘴唇夾著煙,吐了一口煙霧,瞇起眼睛:“你又是在干什么?”

滅口嗎?

這個質疑陳梟并沒捅破,這是最后一塊遮羞布。

陳梟沒想到納丁留他在身邊,最終的目的是滅口,但腦海里那個家伙想到了。

陳千圣總以最大的惡意揣測身邊的人,這是他的生存之道,所以,他在不干擾陳梟的情況下,提出的最佳的兩條建議就是,1在這段時間和鋸木蛇的戰斗中示弱,2藏好光束槍。

陳梟一一照做。

所以納丁此刻后脊發涼,他從不知道陳梟手里還有這種殺器。

管制武器!

大多數情況下,僵人不怕肢體受創,但腦袋就不一樣了,陳梟瞄準的角度非常刁鉆,他腦袋里那顆序玉尸丹,恰巧就在射擊方向中。

納丁齜牙,笑容難看,他有些慌亂,連忙解釋自己是受了變身狀態的影響之類,并沒有其他想法,請陳梟千萬別誤會。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股票融资的类型 国际主要股票指数 内蒙快三开奖走势图解 中国福利彩票安装 幸运赛车是不是官方网 安徽11选五前三组选走势图 湖北11选5精准任5预测 配资 赚钱小项目学生 福建体育彩票11选5现场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