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占卜(1 / 2)

深空王牌 南斗昆侖 1781 字 4個月前

星歷9月,東?;始臆娦?,迎來了一年一度的開學日。

新生們精神抖擻地進入校園,打量著未來四年生活的環境。老生們打量著新生,尤其是漂亮的學妹,成群地評頭論足。

迎新的機器人難得被人從庫房中放出,成了校園里勤快的向導,如果繳付5星幣的話,它們還能成為搬運工。學校沒有橫幅,字體噴霧卻有著大同小異的作用。那些用來澆水的草坪噴頭噴出一行行歡迎的文字。

指揮學院財大氣粗,噴霧最多,甚至用上了光能科技,那些霧化的字仿若神跡一般,投射著金光,雖然持續一會便消失,但之后還會出現。

戰斗學院喜歡身體力行地與學弟學妹們親近,以后說不定都是戰友,讓他們有安全感和歸屬感的唯一方法,就是實心實意地幫助他們。當向導的學員、幫忙搬運的學員比比皆是,個別的學員還幫忙插隊,他們亮出一身結實的腱子肉后,負責報名的學員也不敢多說什么。

機械學院、醫療學院也非常熱心,海龍星的氣候只有冬夏,幾無春秋,為了避免水土不服的事情發生,醫療學院的志愿者在四處設立了臨時醫療站,能進軍校的學員幾乎用不到這些,都是給家長準備的。機械學院則搬出海水凈化器當成飲水站,還有其他小型機械,將秩序維持的井井有條。

許多學員都是別的行星而來,不光是原生人類,還有鐵肩人、以太人等外星人,頭一次進入聯邦的高等教育學府,都不太習慣。但見到被接納后,他們包括陪同來的父母也安了心。

學校因為人群暴增而顯得擁擠,卻也散發著朝氣蓬勃的精神,只有交流學院的宿舍里,顯得有些死氣沉沉。

“陳梟,今天不出去走走嗎?”

腦海里,黑色的靈魂好奇,“都一個禮拜了,你不嫌悶得慌?”

一個禮拜的時間,陳梟閱讀了大量的社會經濟書籍,前身覺得陳梟腦子可能壞掉了,19歲的年紀,看這些東西,開始關心糧價,使命感要不要這么強?而且還做筆記……

大哥,你是個軍人??!

作戰勇猛、令行禁止是基本素養,而不是閱讀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好嗎?

“不懂別多嘴。做一個具有綜合素養的軍人不行嗎?”

“不是我多嘴,是你太老氣了?!?/p>

陳梟不否認前身的話,自己的舉動確實不受人理解,可是他做的一切就是為了自己安心的。東海區糧價平均每年漲173,萬湖區平均每年漲1541,這數字太恐怖了,三年之內,糧價如果還控制不住,肯定會有非常嚴重的后果。

他這幾天跟總部的虞星童軟磨硬泡,詢問25年前勃寧城叛亂的事,因為權限實在不夠,虞星童沒給他細說,不過一些資料給他傳了過來。

因為曾經荷氏星要大建,許多外星人移民到荷氏星,在東1區勃寧城生根落地。前期因為荷氏財閥主導的原因,荷氏星發展很迅速,只是后來,荷氏星產能過剩,財閥賺夠了錢離開,導致大批工廠停工,已經過慣了安穩日子的外星人和聯邦底層居民,發現工作都沒了,日子也沒法過了,一下子產生了恐慌。

他們在這里繁衍,生活,可發現生活不下去后,恐慌變成了暴動,勃寧城以鐵肩人為首,殺了東1區議長,開始瘋狂劫掠。

吃不上飯,從古至今都是大事。

陳梟不否認自己軍人的身份,但他想知道未來會在哪戰斗,會和誰戰斗。

如果不是龐特海妖,而是普通居民的話,陳梟就會覺得戰斗很荒謬。

“是杞人憂天嗎……”

陳梟扁了扁嘴,確實該出去走走了,老擔心這些不歸自己管轄的事,也幫不上什么忙。

俗話說,要致富,先修路,四大聯邦的道路基建沒的說,但工作崗位確實不多,按照自己曾經學過的知識,不去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光提升教育也是沒轍。

人多了打一仗,這不是i級文明該做的事,這是養蠱啊。

可創造就業機會自己哪有辦法,而且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糧食。聯邦即便有農用機甲,也解決不了糧食問題。上層階級花天酒地的時候,誰會去管底層的事。原生人類中的精英大部分隨著‘前進基地’離開了,少部分住在月宮。

在四大聯邦中的政客,根本沒有把心思放在這里。

“能不能別想了,腦子里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很影響我休息!”

腦海中,黑色的靈魂抱怨道。

早知道自己一開始就用靈能的事轉移陳梟的注意力了,瞅瞅現在,他居然關心糧價和就業機會,天吶,血性全無??!

他難道將來要去種地嗎?

黑色靈魂完全接受不了自己以后成為農用機甲的操作者。

老子一身戾氣是要闖蕩星河的,可不是種田的啊。

“不想了,出去溜溜!”

陳梟關閉備忘錄,伸了個懶腰,走出宿舍。

今天的校園格外熱鬧,那些科技感的建筑原先讓人覺得很疏遠,可是陳梟現在才發現,無論多疏遠、多冰冷的建筑,只要人一多,就有一種別樣的生機。

看見那些愣愣的新生后,陳梟才覺得這是自己想象的校園。

繞過湖畔一路走來,蛋型建筑作為學校食堂,熱鬧非凡,無論是以太人喜歡的營養空氣,還是夜巖人喜歡的石頭,這里都會供應。

陳梟一直接受不了外星人的飲食習慣,不過以太人和夜巖人還好,一個喝西北風,一個吃土,巨木人就有些臟了,每個人一個泡腳盆一樣的東西,里面是塘泥之類的肥料,131哨所里,陳梟見識過滕林用腳吃飯,可學校食堂坐著一排泡腳的巨木人,他總感覺有些奇怪。

巨木人其實也倒罷了,最接受不了的還是僵人和骨人。

這兩種外星人天生有嗜血的習慣,骨人稍微好一點,也就是吃生肉時沾了滿口的血。僵人則是上面吃著下面流著,普通的進食,總有種喪尸片的既視感。

學校食堂陳梟是第一次來,才發現這里還有一個奇葩的標語。

‘巨木人不得進食僵人’

陳梟受不了食堂詭異的畫風,叫了份玉米面餅卷豬排,趕緊離開了。

之前陳梟游覽過學校,今天才發現之前游覽的不是學校全貌。整個東皇還有地下建筑,以太人、夜巖人、僵人都喜歡住在地下,雖然學員不多,學校也貼心地為他們準備了特殊宿舍。

一個草坪,陳梟以為這里是休閑區域,到了今天才發現草坪可以升起,升起后地下是密密麻麻的坑洞,這就是僵人宿舍,再下面聽說還有,是以太人和夜巖人的。

然后,‘夜巖人不許打洞’的標語也出現在坑洞附近,惹得一些夜巖人學員悶悶不樂。

“陳千圣?”

路上,滿眼都是好奇的陳梟四處打量,一個臨時醫療站里,有個女生叫住了自己。

“黃芊?”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河北11选5 今日股票行情实时查询今日全球股市行情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赛车怎么玩会稳 2020鼠年生肖波色卡 甘肃快3基本走势图一百度 广东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五玩法 安徽快3走势图500期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