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走火入魔的雅格(1 / 2)

深空王牌 南斗昆侖 1532 字 4個月前

破碎的教堂里,祈禱的石像下,雅格跪在那里。

一束光照下。

雅格在哼著小調。

陳梟聽得出,對方吟唱的正是之前給他放過的《eslsteschneefallen》(落雪時分)。

不成型的調子有些生澀,這首曲子從男人口中哼唱出來,多了一絲悲壯,如果沒有歌詞的話,曲子意境完全可以被想象為一處寒冬戰場的孤獨戰士,在面對戰爭的反思。

格里芬站在門口,看向陳梟:“他這兩天都在這里吟唱,歌聲一開始,施工的人都不干活了,教堂修繕的收尾工作遲遲沒結束?!?/p>

那些建筑工人全被雅格所感染,似乎在深思。

陳梟也發現了,穹頂有洞,雖然看起來有些殘缺,但總感覺殘缺的恰到好處。仿佛是施工工人為了雅格特意留下的。

不知道他們是不忍把這個洞補上,還是不忍將這種氛圍打破,歌聲已經帶動周圍人產生了共鳴,組成了宇宙間少有的和諧!

“格里芬,你們十教……是不是有特殊的修行方法?”

陳梟沒來由地問出這一句,格里芬有些警惕:“你問這個……不禮貌吧?”

“哦,不是你想的那意思……”

陳梟發現對方誤會自己,連忙說道,“那次學院街爆炸時,我見雅格出過手,今天他的氣質感覺和之前不一樣?!?/p>

不一樣?

格里芬皺眉:“哪里不一樣?”

陳梟也說不上來,仿佛自己的直覺能嗅出對方的味道一樣。

他沒法解釋,思忖了一下道:“今天氣血有點旺盛?”

格里芬白了陳梟一眼,純屬扯淡啊。一個悲傷的祈禱者跪在那,你憑什么說他是血氣旺盛?

格里芬沒搭話,陳梟也搔了搔頭。

自己也不知道哪根筋抽錯了,要說那句話。但……陳梟嗅了嗅,好像真的能聞到雅格的氣血。

是錯覺嗎?

陳梟安靜地站在教堂門口,隨著調子也閉上眼睛。

不遠處,雅格仿佛是一個燒開的水壺,那股旺盛的氣血隨著音樂**,而進入沸騰狀態。

他是悲傷的。

但他也是沸騰的。

陳梟聽懂了調子,也聽出了弦外之音!

猛然間,陳梟睜開眼,拉著格里芬迅速躲開。

格里芬被陳梟摟在懷里,怒道:“你干什么?”

話音剛落,教堂的木門瞬間碎掉!

格里芬驚恐地瞪大眼睛,她看見雅格流著血淚,一陣沖擊波如同漣漪一般滌蕩而來。

嗡嗡嗡嗡嗡嗡——

教堂頂上的工人們陷入了呆滯,陳梟和格里芬耳中出現一波又一波的嗡鳴,仿佛一陣極其詭異的音波,朝著他們攻來。

啪啪啪啪啪啪——

最后一排的椅子接連碎掉,陳梟顧不上失禮了,扛起身旁那個漂亮的男人就跑。

“你看!我說什么!”陳梟大吼,“他這是走火入魔了嗎?”

陳梟心神劇震,這是什么狗屁音波啊,上一世之聽過音波碎杯子,現在音波居然能碎門?

十教也有特殊的靈能嗎?

剛剛被音波擦了一下,陳梟都覺得心臟有些麻痹,心悸的感覺和快要猝死一樣,令人匪夷所思。

格里芬大喊著要下來,陳梟哪能同意。

“閉嘴!你又跑不快,下來找死??!”

陳梟一耳光打在格里芬臉上,格里芬被打消停了。

教堂側面,修補好的玻璃隨著雅格轉過頭,音波緊接著掃了過來,接連碎掉,外面的路人都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低聲議論起來。

陳梟扛著格里芬,一腳踹開教堂側門,來到后院。

后院是圣母像噴泉,圣母像在上次的爆炸中損毀了一半,仁慈的面孔變成滿目瘡痍,那噴泉卻仍舊正常運轉。

陳梟越過噴泉,雅格追了過來:“站住,告訴我,她是誰?!”

雅格眼神失焦,每一次開口,都有一道音波打來,噴泉被音波擊中,水花四濺,圣母像的臉上也出現裂紋。

“他在問誰?”陳梟大聲詢問格里芬。

格里芬才從被打懵的狀態中回過神來:“我怎么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雅格怎么了?”

“他本來就是一位魔語者!估計陷入自己的魔音里了!”

“能不能說點我懂的?”

“能!”格里芬發現教堂外已經有人圍了過來,“陳千圣!雅格失控了,你必須幫我把他引到其他地方,否則十教聲名受損,比爆炸案還嚴重!”

教堂后面,是一個古舊的院子,藤蔓繞柱,蔓延到墻上,墻壁上是一系列十教的神祇浮雕。

陳梟大怒:“他無緣無故攻擊我,我還要幫你?憑什么!”

格里芬冷汗涔涔,她也不知道雅格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但這副狀態,絕對不能讓其他信眾看見。

“陳千圣,我幫你介紹女孩子認識怎么樣?審判所許多女騎士,都很漂亮,又有實力!”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时时彩个位五行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号码 山西走势图11选5第47 海南橡胶股票 排列五奖金规则 平肖规律 体彩甘肃11选5玩法 福建快3下载 玩彩票一天赚一两千 pk10规律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