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BGM(1 / 2)

深空王牌 南斗昆侖 1727 字 5個月前

私廚餐廳,一片安靜。

背后議論正主,正主居然來了,這是巧合,還是邪門?

背心男齊猛有些錯愕,看著詹沖,詹沖也不知道怎么解釋這狗血的事情,僵人盧西科瞇起眼睛,瞟著陳梟。

不到180的身高,身材并不壯碩,只是很勻稱,他五官平平,輪廓分明,看著普普通通的一個人,但盧西科站的位置和別人不同。

他那個角度看去,陽光正好打在陳梟的側臉,陳梟的另一半臉隱藏在陰影里,他總感覺,陰影里那半臉的表情不太一樣,似乎有一種邪性,也不知道為什么有這種錯覺。

馬爾湛錯愕之后,咧嘴獰笑:“小子,那天的仇,今天是不是該算算了?!”

齊猛和詹沖不滿地看向馬爾湛,這里是東?;始臆娦?,不是黑城軍校,還輪不到他開口。

陳梟忽然出手,一只手朝著馬爾湛衣領拽去。

詹沖道:“冷靜!”

僵人盧西科眼底一喜,來得好!

他抓住了陳梟胳膊,原以為可以控制局勢,可是被一股巨力帶著,還是讓陳梟捏在了馬爾湛脖子上。

猛然一拉,馬爾湛、連帶盧西科都被拽到陳梟面前。

陳梟和顏悅色道:“上次你在小鎮玩尸調,掠奪僵人,其實跟我沒有半毛錢關系,但你居然想打我朋友的主意,這件事不算完。馬爾湛是吧?往后一年,我會在東?;始臆娦_M修學習,隨時歡迎找茬?!?/p>

陳梟說罷,笑盈盈地拍了拍馬爾湛的臉,馬爾湛內心羞憤,握緊拳頭,原本抓住陳梟的盧西科,又攔住了他。

盧西科是明白人,對方這番開口已經算劃下道了,他既然要在東?;始臆娦_M修,那碰頭的機會還多著呢,沒必要今天就動手。而且今天才知道,馬爾湛跟陳梟的過節,好像還有點理虧。

盧西科拿出僵人兄弟們副會長的架子,看向陳梟:“朋友,我叫盧西科,是黑城軍?!?/p>

盧西科想說些場面話,不料被直接打斷:“先等我吃完飯,一會你上還是和那個穿背心的一起來?”

盧西科一噎,所有的話被堵了回去。

盧西科壓住火氣,眼角一挑:“我一個人來就好,但愿你吃得消!”

私廚的氣氛越來越詭異。

餐桌上,陳梟一口一口吃著飯,閱讀著星際通光屏里的新聞,周圍幾人圍在那里,靜靜地看著陳千圣。

除了四人外,還有背心男的兩個同級學員,那兩人從頭到尾沒參與討論,畢竟他們只是來吃個飯而已。

二人看著陳千圣,閑的聊了起來:“朋友,昨日學院街爆炸案,似乎有一位軍校生和兩個神官穩定了局勢,我看了錄制的視頻,那個人是你吧?”

陳梟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

盧西科不明所以,但齊猛皺起眉頭。

爆炸案?

他家里有憲兵團的關系,自然也聽說了。

據說是共生會的狂熱信徒搞的,那群龐特貝克的信徒,前些年被打壓的銷聲匿跡,沒想到又蹦出來了。

昨日的爆炸,炸死1人,建筑坍塌砸死了4人,踩踏死亡46人,500多人受了傷。在錦鱗城,已經算得上特大案件了。

案子一出,到現在罪魁禍首還沒見蹤影,有3位憲警已經被撤職。

這案子里,居然還有陳千圣的身影?

齊猛看向身邊的同學,這么明顯的提醒再聽不出來,就白混了。

但是既然趟了盧西科這蹚渾水,也沒得退。

陳梟在細嚼慢咽,吃飯速度卻不慢,這是《二十四時用力法》,上午時灶馬力。

咀嚼,吸收,飯畢,如同一匹水草豐美中進食完的野馬。

陳梟活動著肩膀:“久等了?!?/p>

……

訓練室,盧西科褪去衣衫和眼鏡。

一下子從文質彬彬的僵人,成了一個怪物,他腰間有三四個瘤子一樣的東西,似乎還在跳動,身體也是沒有閉合的,為了維持形象,強行用線縫住,三條縫合口如同蜈蚣一樣爬在身上。

“陳千圣,你想怎么打?”

對面,盧西科聲音傳來,陳梟遲遲沒有回話。

此刻,體內那個家伙躍躍欲試,陳梟非常不明白:“切磋而已,你急什么?”

“我在荷氏軍工中學的時候,就想著有一天在軍校大殺四方。信我,這場合不適合你!”體內的靈魂非常嚴肅。

陳梟撇撇嘴:“是是是,從你口中說出來,什么場合都不適合我。不過我想試試這種場合能不能激發一下那股紅色能量?!?/p>

“肯定不行!”

陳梟瞇起眼睛:“那你說說,那股能量是怎么來的?”

體內的靈魂,閉口不言。

陳梟鄙夷道:“我之前問過你戾氣那黑色能量的來歷,你說不知道,怕是仗著有這股戾氣,可以提要求,出來玩吧?”

“這具身體本來就是我的!”

“現在也是我的?!?/p>

靈魂大怒:“你真無恥!”

“彼此彼此?!?/p>

自從前身陳千圣的靈魂徹底蘇醒后,二人便隨時可以溝通了。

陳梟對于這種人格分裂的現狀好像也沒什么抵觸,他就一普普通通的一個平凡人,不會往壞的方向去考慮,不會想著體內的靈魂會不會吞噬自己這種事,上一世唯一的優點就是善良。

看到體內的靈魂不說話,陳梟試探道:“生氣了?”

“沒有?!?/p>

“別生氣,身體控制權給你,作為交換,這次完了,你得告訴我那黑色能量的事?!?/p>

“那是以太人的‘靈能術’,特戰團胖子兄弟不是告訴你了嗎?”

“還不夠。而且你肯定知道更多!”

“你可以讀我記憶?!?/p>

“懶得讀?!?/p>

體內的靈魂在猶豫,半晌嘆道:“成交?!?/p>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75秒极速赛车规律漏洞 青海11选五中奖查询 配资软件toms 山东省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吉林快三专家预测大小 排列3跨度图振幅走势图 同花顺模拟炒股怎么重置 飞鱼彩票开奖查询 高手论坛免费资料大全 2018活期理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