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私廚餐廳的馬爾湛(1 / 2)

深空王牌 南斗昆侖 2136 字 5個月前

夜晚,街區來了很多憲警,清點著死亡人數。

陳梟發現,這個時代的憲警很兇,或許因為直屬憲兵團的領導,權力很大,他們以憲法的名義,有資格審查任何違背聯邦憲法的疑似人員。

哪怕是立了功的雅格和格里芬,都像嫌疑犯一樣在排隊做筆錄。

不過陳梟卻發現自己似乎被優待了。

“姓名?!?/p>

“陳千圣?!?/p>

“戶籍?!?/p>

“荷氏星,北1區,荷氏城,鐵廠街?!?/p>

憲警的星際通連接著總部智腦,不斷錄入陳梟的資料,智腦反饋的信息卻是無權限核實身份。

無權限?

憲警以為自己看錯了。

四大聯邦行星中,憲兵團總部無權限核實的身份少之又少,因為即便是上層,總有一些秘密要隱瞞,這是潛規則,如果聯邦想要繼續合理的運行下去,這個遮羞布一樣的潛規則必須得認,新人類聯盟成立后,一些正確的抉擇總是會違背‘民意’。

有些時候,‘正確’就足夠了,‘民意’不重要。聯邦憲法甚至更高的新人類聯盟公約,就是正確的。

但是幾百年來,憲兵團因為維護‘正確’付出了很多代價,為了聯邦穩定,為了整個新人類聯盟的團結,不得不捏鼻子認可了一些所謂‘潛規則’。

畢竟憲兵團是為了維護聯盟更加繁榮而設立的,如果起反作用,要它作甚?

憲警年紀約莫20多歲,有些手足無措,他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名合格的憲兵,不懼強權,肩負正義,但今天他似乎是第一次遇到傳說中的‘特權級’人物,他目光很復雜,看了看平平無奇的陳梟,只好將隊長叫了過來。

“怎么了?”隊長走來,發現光屏的提示,瞇起眼睛望向陳梟。

“陳千圣?你真的叫這個名字嗎?我們需要連接一下你的星際通,核實一下?!?/p>

陳梟擼起袖子,將手腕上的星際通伸了過去。

對方的星際通射出掃描虹,光屏上繼續彈出提示:‘無權核實身份’。

艸。

隊長暗罵了一句。

四大聯邦里,因為一些身份終究是要保密的,比如月宮的頂級科學家,比如紅崖山的財閥,比如藍暗山的前進戰士。

保密他們的身份,就是對他們的保護,也是對他們的寬容,他們的存在對聯邦大有益處,可是這些特殊機構明明和憲兵團平起平坐,為何憲兵團的身份要公開。

隊長很不喜歡這種藏著掖著的角色。

聯邦許多丑惡的罪行就是這些角色引起的,不過他不能發火,只能很冰冷的說道:“你可以走了?!?/p>

從下午留在這的時候,陳梟就擔心兜里的鐮刀吊墜和金屬膠囊被發現,一直到晚上心中都是忐忑不安,誰知道憲警看似嚴苛的審問剛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陳梟有些木然。

這是藍暗山的特權嗎?

雅格、格里芬在等陳梟,看見陳梟這么快走出來,格里芬訝異:“沒審問你嗎?”

雅格微微一笑:“格里芬,還沒介紹,這是特戰團的陳千圣。他的身份,憲警還沒權利核實,除非憲兵總部親自派人來,那也得先去藍暗山提交審查申請?!?/p>

格里芬一愣。

特戰團!

這地方誰不知道。

沒想到看似平平常常的家伙,居然來頭這么大,藍暗山特戰團可是出英雄的地方啊,同時……也出一些頂級的混蛋。

“難怪你們認識?!?/p>

格里芬道:“走吧,我們回?!?/p>

計劃中的切磋泡湯了,回到學校時已經午夜,陳梟洗漱了一番躺在床上,眼前是一個鐮刀吊墜。

他在考慮要不要把今天的事匯報上去,但是一想到那個被殺的男人,陳梟有些猶豫。

“肯定要匯報的?!?/p>

靜悄悄的午夜,涼風從窗外吹來,陳梟聽見自己心底響起的聲音。

“為什么?你殺了人,會有麻煩的!”

心底的聲音輕笑:“你以為能瞞得???內部處理,總比被別人抓住把柄強,憲警不是吃素的,他們能捏鼻子認了你的特殊身份,可是一旦你敢違背憲法,他們有的是辦法介入其中?!?/p>

似乎發現陳梟在猶豫,心底的聲音道:“哦對忘了,你是良民。沒經歷過這些……放心吧,我12歲開始和憲警打交道,直到14歲鐵廠街的憲警分局撤立,老熟人了。我知道他們會管什么,也知道他們不會管什么。既然有了特戰團當靠山,為何要隱瞞這些小事?”

小事?

陳梟不理解人命都能稱為小事,還有什么能稱為大事。不過前身的話似乎真有安慰的作用,他不再慌張,而是給總部發了報告。

詳細地講述了經過,同時把自己被審問以及隱瞞金屬膠囊和鐮刀吊墜的事一起說了。

而且重點咨詢了一下金屬膠囊的作用,陳梟總害怕這玩意是炸彈。

沉沉睡去,翌日一早,總部發來回執。

陳梟看到虞星童口吻嚴厲,撤銷了陳千圣的軍銜,津貼降到了1000,除此之外……好像再沒了。

“40000c-4,陳千圣,你目無紀律,擅自殺死疑似共生會的罪犯,必須提交1000字檢討,三日內交付?!?/p>

回執結尾,陳梟發現自己只需補上1000字檢討,這事居然就過去了。

他有些發懵。

好吧,自己讀了那么多書,果然還是不懂這個時代。

清晨,積壓在心頭的陰霾散去,陳梟重新恢復精神。特戰團對自己的處理非常仁慈,陳梟有些感動,撤了少尉銜、津貼降到1000、寫1000字檢討,加起來乘以三都算寬大處理啊。

陳梟腦子還停留在殺人償命的觀念中,畢竟這行為不算正當防衛,怎么著也得判幾年吧。

這事特戰團算是扛起來了,同時虞星童還發來私人星訊,恭喜陳梟。

陳梟苦著臉:“虞前輩,哪來的恭喜一說?!?/p>

“小鳥長成了大鳥,都會捉蟲了,當然要恭喜?!惫馄辽?,虞星童慵懶地看向陳梟,陳梟聽到她的比喻,總覺得有哪里不對。

虞星童頓了頓:“還有,你那顆金屬丸可是量子膠囊。目前只有共生會、月宮才能研制。那東西是龐特貝克的成名作,有價無市。能攜帶這種東西的,在共生會的地位不會太低?!?/p>

虞星童教了陳梟的用法,陳梟捏開膠囊,瞬間,一個血紋面具、一身靛藍色長袍出現,仿佛憑空變出一樣。

陳梟難以置信地張著嘴。

“前輩……這東西價值不菲吧?”

第一次用它,感覺和神仙的寶貝一樣,體驗非常新奇,傳說中的須彌芥子,不就是這玩意嗎?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北京11选5走势图带线 河南快三网上投注 江苏快3当前的遗漏号 dnf赌博幸运28技巧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河南快3走势图表500期 上海时时乐专用工具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股票配资公司合法吗策略家 广东十一选五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