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沒有想要的回應(1 / 2)

深空王牌 南斗昆侖 1495 字 5個月前

海龍星,夏季,131哨所。

這里的季節與其他聯邦行星相似,只有冬夏,鮮有春秋。

陽光直射,站在哨塔瞭望,依稀能見到遠處湖光粼粼,這是海龍星萬湖大區最邊緣的哨所,離最近的城市坐飛梭還得30分鐘。

今日,哨所門口,除了阿蓮之外,又拴了一個人。

尼塞一臉懵逼地看著陳梟,他不知道為毛自己是這個下場。

“陳……陳少尉……你是不是關錯人了?”

尼塞不僅被拴住,還被關在鐵籠子里。

四大聯邦中雖說還有奴隸販子,可是你不是代表正義嗎?憑什么把我這么關著?

陳梟端著碗蹲在哨所門口吃飯,聞言回頭:“沒錯,你本來要被送去藍暗山監區的,骨人兄弟說你這號身板進去了,容易被爆到竄稀,我特地為你申請的哨所監管?!?/p>

爆到竄???

尼塞抓著鐵籠子,臉伸了出來。

啥監管……啥監區……啥藍暗山,這黑話怎么完全聽不懂啊。

“亞修大哥,亞克大哥,你們能不能告訴我是怎么回事?”尼塞張望。

“當然!”

亞修和亞克豪邁一笑,拿著鑰匙和煙酒,走進籠子里。

“兄弟,這事得慢慢說起,放心,今晚上我們哥倆陪你,也給你好好講一講這是怎么回事?!?/p>

亞修摸出一盒撲克,把籠子關死,鑰匙丟在外面:“今天不輸光誰都不許睡??!”

說完,忽然想起了什么:“對了,滕林!”

滕林纏著藤蔓,從墻壁上吊了下來:“怎么了?我不玩?!?/p>

滕林身上掛著一個水缸大的蜂窩,極其壯觀。

那些蜜蜂四處巡航,和滕林的護衛一樣,有幾個對骨人兄弟還發起了攻擊。

亞修無視了蜜蜂的蟄咬,屈指彈暈了一只,這才問道:“聽說我們不在的時候,王玄陵來了?”

“對,王先生最近好像休假,特地來看望了一下阿蓮?!?/p>

亞修一喜:“阿蓮,進來玩噻?!?/p>

女僵眨著眼睛望向亞修,看了一會,彎腰把鑰匙撿起,用其中一個將自己脖子上的鐵鏈打開,然后用另一個打開籠子走了進去,同時學著亞修的模樣,把鑰匙丟出外面,同時將脖子上的晶卡卸了下來。

陳梟驚了個呆。

這架勢,一看就是老賭徒了。

而且這廝……會開鎖?

自己從來都不知道,阿蓮居然自己會開鎖!

陳梟吃完飯時,籠子里面已經玩了兩圈了。

這尼瑪……

陳梟發現,骨人兄弟就是兩個毒瘤……

處于迷茫期的尼塞本來心中慌慌的,被帶著打了兩圈牌,注意力立即轉移。管他娘的是不是關在籠子里,和骨人兄弟打牌就是有趣。

一邊玩著牌,還贏著錢,又能聽他們說監管到底是怎么回事,生活原來可以這么開心的頹廢啊。

鐵籠子不大,有扇門直通屋里,累了可以回去休息,陳梟發現這幫家伙玩的不錯,也懶得打擾。

哨所總務室,陳梟在星訊中看到藍暗山發來的危險評級。

尼塞的危險等級評為1級,還沒到威脅聯邦社會的地步,3個月的監管期過后,就可以自由活動了。

陳梟其實想看的不是這個。

這次‘幽靈盜賊’的任務,他將尼塞的特殊性也一起匯報到藍暗山,暗指尼塞是‘覺醒者’的可能。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浙江11选5遗漏 工薪族理财投资什么好 海南环岛赛游戏 北京体彩11选五5开奖结果 上市公司基金配资 江西多乐彩开奖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及开奖结果 正规的彩票软件 默认论坛2肖2码 吉林十一选五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