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沉不住氣啊兄弟(1 / 2)

深空王牌 南斗昆侖 2253 字 6個月前

夜晚。

陳梟一個人坐在莊園園林里,周圍鋪地全是大額晶卡,還有紙幣,這是誘餌。

四周是擴音設備。

設備中,早就錄好的一系列難聽的話層出不窮,全是針對那位盜賊的。從祖宗一直罵到生育能力。

高層,落地窗前,亞修、犰蒙、護衛長站在窗口往外看去。

心里不知為何對那個盜賊有些同情。

陳千圣這廝的嘴太臟了……太臟了??!為了避免族中孩子學壞,犰蒙甚至給每家族人免費發放了隔音耳麥。

誰能想到,作為旁觀者,聽到這些話都想打人。那位盜賊如果真聽到,怕不是要來拼命啊。

隔壁莊園的主人率先聽不下去了:“犰蒙!你們莊園在干什么?。?!我要去污染委員會投訴你!”

那人也是鐵肩人,和犰蒙交情還不錯。只是實在受不了陳梟擴音器里罵的內容,如果不是同情犰蒙,知道他們莊園被盜賊騷擾,那位主人甚至想派人把陳梟給做掉。

樓上,犰蒙用星際通回道:“納猜,我給你送免費耳麥了,是朋友,就讓族人戴上,別干擾我?!?/p>

哥薩路8號莊園主人,犰蒙的朋友納猜,此刻咬著牙,終于知道犰蒙送來的耳麥是干嘛的了,急忙讓族里孩子都戴上。

這特么的……犰蒙從哪請來的這種魔鬼,自己聽了都沉不住氣啊。

此刻,哥薩路10號莊園,也是犰蒙莊園的鄰居,莊園的主人給族中孩子發下去了耳麥,揉著太陽穴,有些頭疼。

莊園1樓,雜物間,一個青年被綁著,大吼道:“酋長,放開我!我去殺了他!”

“你冷靜點!那是人類的激將法!”

青年睚眥欲裂:“犰蒙那老東西,通過議會的關系搶了我們的礦藏,我去嚇唬他一下,是給他的教訓!他該受到教訓!”

一位老頭,胸口起伏不定,看著青年道:“尼塞,你想暴露身份嗎?你的能力如果被新人類聯盟知道了,會被抓走研究的!”

“族長,那又如何,放我出去,今晚我先殺了那個喊話的,再把犰蒙殺了!就算被抓去研究,也無憾了!”

因為這里是富人區,又是群居生活,鐵肩人習慣了吵吵鬧鬧的部落環境,于是建造莊園時沒有制造隔音房間,就是圖個熱鬧。

可是現在,擴音器成了噩夢。

莊園四周的樹木抵擋了大部分音量,卻因為離得太近,做不到完全隔絕。陳梟在擴音器里已經罵到了盜賊的族人。

不堪入耳的話,詛咒了盜賊全族上下,包括盜賊族中婦女未來的下場和新生幼兒的生理缺陷,接著,又編排出了盜賊本人被同性生理、精神雙重虐待又樂在其中的橋段。

屋子里,被綁著的青年突然吐出一口血。

“酋長……放了我,我要去弄死他啊……”

10號莊園的主人,眉頭緊皺,他痛苦無比,青年針對犰蒙莊園做的事,目前就他知道,族中其他人一無所知。

對方擴音器里,把盜賊的酋長和盜賊父母的故事編排成了一個精彩的橋段,甚至還有些引人入勝,只是作為當事者,見慣了大風大浪的老人也有些撐不住了。

這家伙,是怎么知道盜賊有酋長的?難道是犰蒙找到了線索?

一系列不好的想法從老人心底浮現,他精神防線突然崩潰,嘴角沁出血,暈了過去。

青年得到機會,立即大叫:“快來人啊,酋長暈倒了!”

……

9號莊園,樓上,犰蒙的煙灰幾次落到前襟,都沒覺察,他頭一次見識到這么無恥的人。

人類的手段,居然能無底線到這種程度嗎?

如果那盜賊真在附近,那一定會受到數倍的精神創傷。

亞修拿出本子,記著一些段子,亞克也醒了,隔著落地窗,看著樓下的陳千圣孜孜不倦地播放著刺耳音波,喃喃自語:“哥哥,如果在藍暗山監區如果遇到陳千圣,被他這么罵兩年,到了社會上什么苦都忍得下啊?!?/p>

亞修瞟了一眼亞克:“得了吧,這樣罵你兩天,陳千圣就被你做掉了。然后你也得上電椅。這家伙幼年的成長經歷肯定很畸形……亞克,以后在我們獲得自由之前,少招惹他,萬一犯忌,又被送到藍暗山監區,我們這輩子都別想出來了?!?/p>

亞克深有同感地點著頭,忽然問道:“他打我那兩巴掌怎么辦?”

“那是你瀕臨失控,客觀來講,那兩巴掌倒是幫了你。我看……就算了吧?!?/p>

凌晨,0點。

陳梟準時關閉了擴音設備。

周圍鴉雀無聲,所有人仿佛解脫一樣,太幸福了啊。

犰蒙摸著自己的心臟,作為旁觀者,自己都馬上要崩潰了,好在終于完了。他叫來護衛長:“讓大家去休息吧?!?/p>

“是!”

“等等,還有件事……”

“怎么了?”

“下午陳先生稱呼我為‘老胖子’那事,就別寫進任務投訴里了,聽他罵了一晚上別人,我開心多了?!?/p>

護衛長苦笑,聽他不罵人,我更開心。

犰蒙打了個哈欠:“這次任務沒法完成的話,也不用追究委托費了,畢竟也出了口惡氣。如果任務完成的話,給陳先生付雙倍酬金吧?!?/p>

“???”

“啊什么啊,陳先生的任務酬金才2000,雙倍也不過是4000,又不是雙倍委托費?!?/p>

“哦,好的酋長?!?/p>

……

莊園,安靜的只有風聲。

別人都睡了,包括骨人兄弟。

陳梟盤坐在草坪上,依舊在喝茶。

他坐姿很奇怪,如果懂行的人才能看出,這是跏趺坐,只是恐怕沒幾個人懂。

陳梟眼神一如既往的陰沉。

沒人知道,現在的他,已經不是他了。

意識深處,陳梟仿佛旁觀者一樣看著身體的行為,怔怔無語。他被數條意識鎖鏈困在這里,沒法奪回身體的控制權。

而另一個‘自己’主宰著這具身體。

“這戾氣到底是什么……另一個人格嗎?戾氣又怎么算人格呢……”

那個‘自己’渾身的戾氣只有陳梟才能看到,已經具現!黑紫色的氣息,愈發明顯,污濁、陰暗、邪惡,聞著還有些刺鼻。很夸張的一種氣息,仿佛特殊的能量一樣,纏繞在那個‘自己’身旁。

但更詭異的是,自己身上也有一種氣息!

暗紅色!

雖然只有一點點,卻具象了出來。

他被意識鎖鏈鎖住,無法奪回身體的控制權,可是也因此進入了意識世界。

這個‘里世界’中,他清楚的看到,自己身上的暗紅色,環繞在周身,如同修煉出的真氣一樣,非常神奇。

“我難道也有特殊能量?”

陳梟心中一驚,只是現在,感覺到身體異動,沒法多想了。

9號莊園,大多數人進入夢鄉的時候,端著茶杯的陳梟忽然眼睛一亮,嘴角慢慢揚起。

“終于出現了……沉不住氣啊兄弟……”

身后,一根弩箭擦過耳畔,釘在地上,射爆了地上的一張晶卡,箭羽還在震顫。

陳梟回頭,圓月之下,高空之中,一個蒙面身影居高臨下,手執冷鋼弩,戴著夜視儀,身后翅膀煽動。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体彩开奖直播新浪 青海11选5 广东11选五中奖规则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安装 好彩1中奖技巧 河南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官方 比倍投更好的方法 北京快3开奖图北京快3官网 山西11选5走势图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