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四個神經?。? / 2)

深空王牌 南斗昆侖 1847 字 6個月前

藍暗山,總務室。

辦公桌后,帥氣的中年換成了一個女人。

女人長相嫵媚,身材火辣,這里所有人都知道,她只要端莊起來,就是一位尤物。

“虞星童,工作我就交接到這,還有什么問題嗎?沒問題的話我就去休假了?!?/p>

王玄陵站在辦公桌前,身子筆直。

特戰團是輪崗制,每個成員都有坐上頭把交椅的機會。起初制度出現時,所有人彈冠相慶,可是后來發現這位置不好坐,不是所有人都能勝任的,但是礙于規矩,已經沒法修改了。

辦公桌后,虞星童揉亂了一頭秀發:“王玄陵,我是軍需官誒……當不了負責人!”

王玄陵露出愛莫能助的表情:“上任團長退休后,我們一直沒有團長,都是輪崗制,誰也逃不了。藍河和兩個胖子要回來了,有什么問題,讓藍河當你參謀好了?!?/p>

話音剛落,一位墨鏡男走了進來。

半透明的身子,一來就吐,直罵巖狼開飛梭的速度太快,不是什么好東西。

吐完,墨鏡男恢復了風度,朝著嘴里噴了噴霧,才道:“王玄陵,千萬別被欺騙了,這女人就愛扮柔弱不干活,實際上本事大著呢?!?/p>

看到來者,王玄陵錘了對方胸口一拳:“你還不是一樣?!?/p>

說完,王玄陵伸著懶腰向外走去:“這里的事交給你們了,我該休假咯……”

總務室里,虞星童大眼瞪小眼地看向墨鏡男:“藍河,你還知道回來。一個2級任務,花了30天,丟特戰團的人啊?!?/p>

墨鏡男撇撇嘴:“你平時又不出外勤,不知道這里面的事情有多瑣碎。不談了,排任務表吧,我跟你一起?!?/p>

“羅立羅行呢?”

“別指望他倆了,招待所睡懶覺呢,來了也是添亂?!?/p>

“好吧?!?/p>

虞星童手指輕叩辦公桌,忽然,塑包木的桌子一陣漣漪激蕩,桌子樸素的材質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動態光屏。

二人輸入了自己的身份指令,光屏立即敞開使用權限。

墨鏡男手掌摁在桌上,一轉,一串資料呈螺旋上升的方式出現。

掃了一眼虛擬立體數據庫,墨鏡男咂舌:“前幾天綜合測試的成績不錯啊,我們的預備役跟軍校那群王牌新人相比如何?”

軍校學員的資料沒法錄入特戰團的資料庫中,墨鏡男只看見特戰團幾個預備役的資料,綜合測試的分數不低。

“馬馬虎虎,軍校生里,有個鐵肩王城軍校來的丫頭,成績和喬克幾乎平起平坐?!?/p>

“三十六軍校之末的鐵王軍校?太夸張了吧。都說那地方風水有問題,沒為聯邦培養過幾個優秀士官,怎么還有這種天才遺珠,比祝凝兒潛力還高嗎?”

“那不清楚,只是,那個小丫頭……姓顧?!?/p>

墨鏡男臉皮微微一抽,顧。

每每提起這個姓氏,以太人的神經還是會抽動一下。國殤之姓,以太人的噩夢就是從暗殺一位姓顧的艦長開始的,尤其是墨鏡男,他姓藍,以太人曾經的皇族姓氏。

“玉京人嗎……?”墨鏡男淡淡問道。

虞星童點了點頭。

墨鏡男再沒多問。

本月匯總的任務有46件,3級任務1件,2級任務37件,1級任務8件,根據在職特戰人員的實力,從高到低,任務表有序地被排了下去,同時發出星訊,以及有勤務親自通知了出勤人員,做了雙重確定。

二人安排完畢,虞星童檢查了一遍,一拍腦門:“忘了一件事,早上王玄陵交代過,陳千圣身份已經達到出勤資格,沒把他資料錄進去?!?/p>

藍河摘下墨鏡,難以置信:“陳千圣?他回來了?”

“嗯,上次王玄陵已經派他執行過一次任務了,還不錯?!?/p>

“再不錯也是預備役啊,他……”藍河一愣,“等等,出勤資格?他轉正了???憑什么!”

虞星童掩嘴,桌上出現一段錄像,正是體能測試中魔鬼四項的表現。

錄像中,陳千圣居然跳入海妖坑里,用了一個極其瘋狂的方式通過了測試,比特戰團歷年來最好的成績,足足快了6分05秒。

藍河看到最后,陳千圣那狂傲霸道的宣言,眼睛瞇起,回想起兩年前對方和他做的那次交易,就有些頭皮發麻。

“我當年見到這小子時,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p>

藍河目光復雜,他對陳梟不僅不討厭,反而很欣賞,可就是因為對方鋒芒太盛,極易受到有心人的針對,譬如憲兵團。所以他答應了那次交易,所以他也力主將陳千圣發配去海龍星蹲坑。

鋒芒太盛,對他不利,對特戰團更不利,兩年里,藍河沒有關注過陳千圣,只是依稀聽說自己的犯人滕林和他相處的不錯。

兩年過去了,萬萬沒想到,對方鋒芒又一次出現,而且是在這種場合,同時也沒想到,王玄陵居然會讓陳千圣轉正。

回想起剛剛的資料庫,藍河才意識到里面沒有陳千圣的分數,想來是特戰團有意隱藏。

看到藍河發呆,不知在想什么,虞星童雙手十指交叉,拖住下巴:“軍銜還是少尉?!?/p>

“這不是重點吧……闞天關那種闖禍精隔三差五就被降到中尉了,特戰團的軍銜就是兒戲?!?/p>

“你似乎對他有偏見?”虞星童歪著頭。

藍河重新戴上墨鏡:“沒有。你們人類有句古話,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我不清楚王玄陵打的是什么主意,不過過早讓他出現在聯邦的視線里,不是好事?!?/p>

虞星童道:“王玄陵說,特戰團目前很需要這樣的人站出來。你不覺得,他很像一位老頭子嗎?”

像老頭子?

藍河沒有品出這句話的意思,陳千圣再早熟,今年也才18,哪里像老頭子。

只是……

藍河在沉思,因為人類的語言序列中,這句話還有另一層解釋。

他很像一位老頭子,如果‘一位老頭子’是代指的話,那么就是說,陳千圣很像一個人了。

“老……老團長?”

藍河睜大眼睛,不太確定。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吉林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时时彩官方开奖视频 炒股软件哪个最好ios 排列三组选三的小技巧 河南快3历史开奖结果500期1000期 安徽11选五直选最大遗漏 湖北福彩快三跨度走势图 陕西11选5复式怎么玩 尊宝娱乐zb 精准单双期期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