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初見‘智者’(1 / 2)

深空王牌 南斗昆侖 1590 字 6個月前

夜晚的哨所,陳梟讀著王寒發來的資料。

‘覺醒者’莫蘇威特,夜巖人,能力:地動,具體體現:不明

危險等級:2

評價:弱覺醒

‘覺醒者’尼思明,鐵肩人,能力:金屬刺,具體體現:不明

危險等級:2

評價:弱覺醒

‘覺醒者’腓爾西蒙,夜巖人,能力:空爆,具體體現:開口音波,爆拳

危險等級:2

評價:弱覺醒

……

王寒的資料有7人,覺醒的能力都有些匪夷所思,7人中,沒有以太人,沒有僵人,沒有原生人類,其中3個夜巖人,2個鐵肩人,1個骨人,1個巨木人。

之前陳梟就覺得這些覺醒者是實驗品,現在更是加深了篤定。

沒有一個原生人類,什么概念?

這實驗很有可能以人類為主導??墒撬麄兊降捉涍^怎樣的試驗,才能變成這么奇特的存在,目前還不清楚。

陳梟發現沒有原生人類后,不知為何有些失落,這樣說來,自己豈不是也沒了成為‘神跡’二代的機會。

備忘錄星球程序上,陳梟將這些資料保存錄入,轉頭看向旁邊的記錄。

那些是前身留下的機甲經驗,很系統的一套刺客經驗,也不知從哪搞來的。

除此之外,還有一套鍛煉的功法。

這套功法他研讀了兩年,沒有名字,陳梟給他命名為《太極禪》。

名字也不是隨意取的,因為這套功法很古怪,有白天、黑夜兩種修煉方式,在白天時,以身體呼應宇宙能量,極像《二十四時用力法》,用力時卻如懷抱太極,有些奇怪。

而在黑夜時,修煉變成了靜坐禪定。如同佛家跏趺坐,修煉時唯一的重點就是忘掉一切。

白天呼應,晚上坐忘,陳梟這兩年里就是這么過來的。

但無論是怎樣,也沒找到變強的跡象。

他的身體只在戾氣出現時有過變化,之后無論是修煉《太極禪》,還是藍暗山給的《二十四時用力法》,都沒半點質變。

陳梟一度覺得前身留下的功法有問題,但同樣留下的刺客經驗卻沒問題,前身也不像是那種沒腦子的人。不可能把一套有用的功法單獨保存起來吧……

夜晚,131哨所很靜,唯一的響動就是阿蓮的鐵鏈聲。

陳梟睡不著,走下樓,來到哨所門口。

阿蓮睜著眼睛,瞳孔失焦,這是僵人睡著的狀態,一般僵人睡著后,有游蕩的習慣,陳梟也見怪不怪了。

阿蓮連續換了好幾個方向,都沒掙脫出去,卻仍舊繼續著‘游蕩’,陳梟扁了扁嘴,望著天空上兩顆月亮,也不知在想什么。

夜很靜,心有些亂。

三天前,綜合測試的成績出來時,喬克第一,顧小純第二,他榜上無名,那時候他就知道,特戰團已經沒把他和這幫學員放在一起考量了。

這種獨特的對待方式陳梟還算滿意,卻知道接下來自己可能會迎來一系列‘重任’,但沒有實打實的本領,特戰團再看重自己,自己能不能挑起重擔,還算兩說。

“很煩惱嗎?”

陳梟挑了個石頭坐下,剛點上煙,身后有個空曠的聲音傳來,陳梟猛然回頭,眉頭緊皺。

身后,除了阿蓮,再無其他人。

阿蓮撓著墻,好像在張牙舞爪,不過動作很慢,完全沒有理會他的意思,陳梟覺得自己幻聽了。

“有什么煩惱的,說來聽聽?!?/p>

剛抽上煙,那個聲音又一次出現,陳梟再次回頭,這一次,他確定聲音是阿蓮身上傳來的!

兩年里,他沒聽阿蓮開口說過話,骨人兄弟和滕林也沒聽過她說話,他們以為,阿蓮不會說話。

所以那個聲音出現后,陳梟格外驚訝。

“你……是阿蓮?”

“不是?!?/p>

“那你是誰?”

“我也不知道……”

阿蓮微張著嘴,聲音是從腹部傳來的,在口中回蕩后,便顯得空曠起來。

陳梟緩緩吐出煙霧,這特么……見了鬼了啊。

不是阿蓮?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

“那……你是什么時候出現的?”

“我……一直都在,只是有時候醒不來?!?/p>

這種情況,好比阿蓮被鬼上身一樣,借尸還魂跟他在說話。陳梟汗毛炸起,后背有冷汗流下。

“我說……你總該有名字吧……”

陳梟決定,如果這廝連名字也報不上來,肯定是不明生命體,他會立刻打電話通知藍暗山來人。

對方卻道:“名字也不記得了,他們一般稱呼我為——‘智者’?!?/p>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北京pk10牛逼计划 高返点时时彩平台 安徽十一选五盈利 云南11选5杀号 福建快3开奖结果多少钱 江苏省福彩快三开奖号码 好彩1预测广东 买五不中包赚方法 可以赚钱的软件 3d今天的开机号和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