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戾氣……是一種能量?(1 / 2)

深空王牌 南斗昆侖 1639 字 6個月前

藍暗山醫療室。

陳梟從醫療艙走出,一位須發盡白的老大夫對祝凝兒道:“小祝,你的朋友只是手骨錯位,用舒筋活血帶繃幾天就能恢復,不要擔心?!?/p>

這是醫療室,特戰團直屬的下級單位,老大夫雖然只是主任,不過他的資歷極老。

在藍暗山里,他是唯一的營養師,也是藍暗山頭號軍醫,更是聯邦三大應急藥物專家,‘壺公’霍仁。

霍仁已經很老了,他與特戰團上一任大司獄是一代人,大司獄卸任后,他仍舊在位置上坐了十幾年。

這些年里,他一直想挑選一位合格的接班人,只是特戰團選拔嚴苛,能進入這里的普通兵種都不多,醫療兵更少,他一直沒有合適的人選,直到祝凝兒到來。

霍老頭對祝凝兒很看重,所以對祝凝兒帶來的朋友也很重視,如果是平時,這種傷勢他交給軍醫學校特招來的助理就行了,今天算是為陳梟破了例。

發現祝凝兒仍舊擔心地看著陳梟,霍老頭一笑:“還不相信我嗎?你這位朋友身體素質極佳,恢復能力本身就很強,放在其他醫院治療,也是無妨的。你很擔心他接下來的測試嗎?”

祝凝兒說不出話,她拉著陳梟包扎的手,抿著嘴唇,或許是因為內疚,如果不是自己,陳梟也不至于和荒川隆太鬧出這種別扭。

陳梟忽然道:“神傷什么,我見不到女人為我哭?!?/p>

“誰為你哭了?!”祝凝兒覺察到陳梟話里有一絲絲不對勁。

陳梟反問:“那你在作甚?”

“要你管!”祝凝兒甩開陳梟的手。

“內疚???”陳梟活動著手腕,仿佛看破人心一樣,揉了揉鼻子,“回頭讓我摸一下大腿,你拿我當擋箭牌的事就兩清了?!?/p>

祝凝兒俏鼻皺起,橫著眼看向陳梟:“我沒想著拿你當擋箭牌!那荒川隆太拿著雞毛當令箭,打著我舅舅的旗號糾纏我,我不想理他!”

不想理他就把矛頭引到我這?

陳梟看破不說破:“那就是同意我摸大腿了,走,去找個沒人的地方,咱先把賬一結?!?/p>

“色鬼,你休想!”祝凝兒哪見過這種滾刀肉,對方明明滿口流毒,可卻是一語中的,看破了她在旋轉餐廳的用意,祝凝兒也沒法理直氣壯的申辯,只能氣的跺腳,當先離開。

祝凝兒走了。

醫療室剩了陳梟和霍仁兩人。

陳梟看著霍仁呵呵一笑:“霍老……”

霍仁剛剛見識過陳梟當著自己面調戲他看中的傳人,臉色很不好:“論級別,我是中校?!?/p>

陳梟聳聳肩,站起敬禮:“長官!”

“坐?!?/p>

陳梟摸出一包綠魂:“聞到這里有股淡淡的煙味,長官也抽煙吧?來一根?”

霍仁皺著眉,以為對方要說什么,沒想到是這事。

“工作時間,不抽了?!?/p>

這態度,不是不抽煙,恐怕是不想搭理陳梟。

“好,長官,看在我幫您的學生擋了一災的份上,您也給我點靈丹妙藥唄,明天還得進行體能測試,這手傷會影響我發揮的?!?/p>

陳梟叼著煙,沒皮沒臉。

霍仁疑惑:“舒筋活血帶不是給你繃上了嗎?”

“別鬧了,以您的醫術,肯定有更好的辦法,祝凝兒聽不懂你話中想讓她求您的意思,我可是聽懂了?!?/p>

霍仁一怔。

這小子……哪來的心眼???

自己的確有辦法,如果這個受傷的家伙對祝凝兒很重要,霍仁肯定有辦法進一步治療,畢竟他是應急藥物專家啊,但自己說的那么隱晦,連自己都覺得沒有表達出想要的意圖,對方是怎么會意的?

霍仁不由得高看了陳梟一眼:“小子……你是誰,我有些好奇了?!?/p>

發現霍仁的變化,陳梟眼底一喜。他可不知道霍仁有沒有進一步醫治的手段,這話術只是在老鼠街經常用到的‘詐言術’而已,沒想到一試之下,真試出來了!

“報告長官!我是藍暗山特戰團40000c-4,少尉陳千圣!”

霍仁恍然大悟,從陳梟煙盒中摸出一根,給自己點上:“你就是那個被發配的蹲坑兵?”

陳千圣的大名,霍仁當然聽過,這次招收的5個預備役里,有一個沒進入特戰團,直接被發配到了海龍星131哨所站崗,一站就是2年。

霍仁也聽過他被發配的原因,這種野路子出來的小家伙,因為考核中處理事情的手段惡劣,導致行為分太低,才被發配的。不過讓霍仁印象深刻的是,聽說這小子16歲時就有一個幫派,而且養了八房姨太,不簡單啊。

“長官聽過我?”

“當然,八房姨太陳千圣,夜夜笙歌陳千圣,群魔亂舞陳千圣,你那狗屁倒灶的事衍生版本很多,再加上特戰團那群臟痞口口相傳,許多人都對你很感興趣。上次特戰團代號提名時,我們這群校級軍官是主審團,有人提議你的代號為‘鐵腎’,老夫記憶猶新?!?/p>

‘啪嗒’一聲,煙頭掉在腳背,陳梟慌亂的抖掉,剛剛成竹在胸的表情立即垮了:“長官!這代號可不行??!您作為主審團之一,得為我做主,我還是個孩子??!”

尼瑪‘鐵腎’!

一群臟兵油子,這破代號也能想得出來?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配资 炒股 海南体育彩票飞鱼开奖 分分彩玩法互补漏洞 广西11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股票配资平台无法出金 广东快乐十分在线投注 山西快乐10分钟查询 陕西11选5最大遗漏 股票涨跌与公司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