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大鬧一場(1 / 2)

深空王牌 南斗昆侖 1726 字 6個月前

晚上,莊園別墅內,3樓大廳。

陳梟、滕林、管家圍坐在這里。

10點以后,其他人陸陸續續睡著了,只有管家陪著二人。滕林和管家都是巨木人,不過不怎么親切,似乎不同種的緣故,管家眼底對滕林或多或少帶著排斥。

“成管家去睡吧,我們守著就行?!?/p>

陳梟看到氣氛不怎么融洽,一邊勸說一邊走入旁邊的房間。

這個房間原本是保姆的房間,女嬰的屋子隔著玻璃,似乎涂著特殊材料,對面看不過來,這里卻能看過去。

管家點點頭:“我就睡在一樓,有事喊我?!?/p>

成管家走了,滕林也走了進來,二人隔著玻璃,看到那邊的女嬰睡的香甜。

還有1個小時就是11點了,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

“滕林,你們巨木人之間似乎也有隔閡?”

“算是吧,我們混種人根多葉密,喜歡搶地盤,果木人不愛和我們說話正常,這老木頭,放在我老家活不過十歲?!?/p>

陳梟是沒見過還有因為這矛盾產生隔閡的,社會大了,什么林子都有。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二人也在時刻注意著女嬰的房間。

有時候會聊一兩句,大多數都在閉氣凝神,等待著那一幕的發生。

莊園很靜,古董級的鐘擺發出報時的聲音時,11點整到了,陳梟的眼睛忽然亮起。

窗戶!

女嬰房間,窗戶被打開,一個人影從窗戶翻了進來!

不是從下面爬上來的,而是從屋頂翻下來的!

“陳先生,是以太人!”

半透明的身體,到了晚上幾乎變成透明,那人進來后,快步來到屋子里,陳梟看到監控屏幕上,雪花閃爍,那是因為以太人擋在了女嬰和監控之間。

然后,那以太人抱著女嬰從窗戶翻了出去!

陳梟身手矯健,打開玻璃房的窗戶,也急忙跟上。

房頂,月光下,以太人疼愛地抱著女嬰,讓陳梟覺得有些詫異。那女嬰似乎極其歡迎以太人,伸出雙手摸著以太人的臉,咯咯直笑。

以太人和女嬰相處融洽,卻忽然回頭,發現屋頂多了兩個不速之客。

“你們是誰?”

靜悄悄環境,冰冷的質問,陳梟和滕林都皺起眉頭。

這話不應該是自己來問嗎?

“朋友,放下那嬰兒,我們還有的談?!?/p>

陳梟沒有走近,沒有刺激對方,首先擺出態度,“我受人之托,調查女嬰失蹤的事,不是壞人?!?/p>

自己報出不是壞人的身份,是因為陳梟覺得,那以太人好像也不是壞人。

如果對方有其他目的,抱走女嬰就好,不至于三番五次來這里逗弄女嬰。

“抱自己的女兒,還得征求你們的同意嗎?”

以太人似笑非笑,陳梟忽然愣住。

女兒?

“請問大哥……”

陳梟急忙開口,被一個無情的聲音打斷,“我是女的?!?/p>

“咳,請問大姐,你是邵家三少爺的……”

“妻子。我是以太人?!?/p>

不應該啊。

陳梟皺著眉頭,人類目前為止,沒有和外星人繁殖出后代,這都是基因序列的問題。

碳基生命,和以太生命很難產生融合。

論基因相似程度,人類和骨人、僵人最相似,都是碳基生命,但也從聽過混血兒誕生。

“現在,當做什么事都沒發生,趕緊離開,我放你們一條生路?!笨吹疥悧n不說話,以太女人警告道。

陳梟聳了聳肩,他盤坐在屋頂:“大姐,我是受人之托而來,如果不解決這件事,我是不會走的?!?/p>

“你要解決事,還是要解決我?”

“當然是事,所以你總得給我一個交代?!?/p>

“憑什么?”

“憑我也得給別人一個交代,我呢,是被派遣來的,如果我回去了,來的就是更難纏的人。所以聽我一句勸,既然你對這孩子沒有敵意,就告訴我真實的情況。你好,我好,大家都好?!?/p>

很明顯,兩人都沒退讓的意思,女人道:“如果我不想告訴你呢?”

說完,身旁幾道幽藍的身影閃過,是三個以太人!

“小妹,別跟他廢話,帶著孩子走吧。邵老三死了,孩子是你的,憑什么留給邵家?”

陳梟活動著肩膀,站了起來。

女嬰留著,什么事都好商量,如果擄人,那可得來硬的了。

那以太女人回頭:“帶走?回去跟我們去那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方喝西北風嗎?”

三個以太人皺眉。

“那怎么辦?邵家老頭不待見你,還派人追殺我們,我們真的要放棄孩子,獨自回去???你甘心嗎?”

“我……”女人陷入極大的掙扎中。

幾人的對話里,陳梟已經聽出其中有秘辛,但似乎被某個約定束縛,他們沒法談的太直接,隱去了關鍵的秘密。

見到他們爭執,陳梟開口道:“諸位,我是來解決這件事的,如果信我,可以說說你們的故事。我沒有任何惡意?!?/p>

“人類,滿嘴謊言,根本不可靠!”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北京快三什么时候恢复 山东十一选五预测 吉林快3遗漏 山西11选5投注网站 翻翻配资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真准网 南粤36选7好彩1开奖 今晚特马生肖开什么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天牛宝股票配资可信 彩票分析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