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月黑,風高(1 / 2)

深空王牌 南斗昆侖 1685 字 6個月前

陸地浮列沒進老鼠街,把韓德他們送到老鼠街附近后,就駛入了新科山脈。

新科營地中,軍需官柳叔看見陳梟回來了,非常好奇:“聽總教官說,你們去執行任務了,怎么回來了?”

陳梟拿著一張晶卡遞給了柳叔。

“那些舊被褥處理了,這次是來結賬的?!?/p>

柳叔將晶卡在自己的星際通上一劃,皺著眉頭:“陳千圣,你應該結2的賬,這里可是56?!?/p>

“柳叔,不瞞您說,這次賺的很多,如果不是家里太缺錢,我會以70一床的價格結賬的?!?/p>

無論怎樣,這些東西都是新科營地給陳千圣的善意。

可陳梟畢竟不是前身,這段時間雖然多了一些記憶,似乎和前身漸漸融合,但他還是陳梟,這些錢他沒法心安理得地據為己有。

或許也是面子作祟吧。

軍需官玩味的一笑。

陳千圣的出身,他清楚的。窮孩子嘛,沒多少錢,既然是在新科營地發跡的,新科營地肯定愿意幫他一把。大家都是行伍出身,性情中人,陳千圣又是荷氏星子民,關照一下也屬正常。

再說,這事又不違反規定,也不損害營地的利益。

“行了,沒錢還裝大頭蒜。拿回去吧,以后花錢的地方多著呢!”

軍需官沒好氣道。

陳梟卻沒接過軍需官遞來的晶卡,揮了揮手:“柳叔,我去總教官那里一趟,你們先聊?!?/p>

陳梟走了,那張卡還是沒收,柳叔搖頭。

他是過來人,知道少年的自尊心比什么都強。

陳梟有事離開,雷憲此刻,故作熟絡道:“對了柳叔,豪豬他們呢?”

軍需官白了雷憲一眼:“誰是你柳叔?!”

雷憲噎了一下:“陳千圣把你叫柳叔,我就不能叫了?自己人,別見外嘛……”

為了表示親近,雷憲摸出一盒‘銀河’,賊頭賊腦遞了一根過去,自己也順手點上。

軍需官忽然笑了:“臭小子!你來自海龍星礦區駐地,姓雷,既然是化名,應該和雷大炮家有關系吧?”

雷憲吐著煙,身處銀河般的煙霧中,幽幽道:“柳叔既然知道了,我就不隱瞞了。沒錯,家父雷天動,綽號正是雷大炮,我叫雷憲!”

“沒想到是你啊。這家伙,也不給我打個招呼,當大官了不認老熟人了?!避娦韫龠駠u,“我和雷大炮當年是前進基地的戰友,和勃寧城叛軍惡戰那段歲月,整個連都靠你爹吹牛鼓舞士氣呢?!?/p>

雷憲笑容僵住,老爹明明說他的綽號是炮兵連闖出來的……怎么好像不太一樣啊。

他看到軍需官舉著手表瞄準自己,好奇道:“柳叔,你這是干嘛呢?”

“哦,把你抽煙的樣子錄一段發到戰友群里,讓你幾個叔叔認識一下晚輩。剛剛煙圈吐的不錯,再來一個?

雷憲大驚,急忙掐滅煙草:“我爸會打死我的!”

看到柳叔已經發送出去了,雷憲心如死灰,特么自己就不該來和老柳套近乎!

“你狠!”

雷憲大叫著跑了,望著他的背影,柳叔溫和一笑,自言自語道:“連長,你兒子長大啦,雷天動把你兒子教的很出色。就是有些渾,不過……安心吧?!?/p>

……

……

月黑,風高,殺人夜。

天空中,兩個類月衛星交相輝映。

街上,也有兩個拉長的黑影。

這里是老鼠街,荷氏聯邦里,治安幾乎為零的地帶。

街區角落中,一個尖臉的妖怪戴著帽兜,走出陰影。

“‘老鼠街’……這個名字,我很喜歡?!?/p>

尖臉妖怪在自言自語,旁邊,一個枯皮人褪去衣衫。

“石豪,為什么你和巖狼先生都是夜巖族的人,你長得就這么奇怪呢?”

尖臉妖怪一怒:“人族也分黃白黑三色,你們巨木族還分高矮軟硬,夜巖族就不能有區別了?我們地行人雖然也是夜巖族,但居住的地方比普通夜巖人更深。體格長得太大填不飽肚子?!?/p>

枯皮人驚奇:“真是奇怪的外星人?!?/p>

“你才奇怪好不好!”

二人吵著,來到一處廠區里。

聽說很久以前,人類戰艦剛剛抵達荷氏星的時候,荷氏城就是第一個落腳點。這里的基建設施很古老,許多已經被淘汰,老鼠街就有很多被淘汰的廠區。

之前他們仰仗冶鐵廠而活,后來荷氏城的發展已經不需要這種原料,冶鐵廠就倒閉了,附屬的廠子也跟著倒了。

這些廠房,因為拆除起來費力,就荒廢掉,無人問津,卻成了許多不法之徒的聚集地。

每年荷氏城的綁架案,有一半匪徒的落腳點都是這些廠子。

今晚,二人過來時,果然發現了一群人聚集在此。

荒廢的車間成了這些人的樂園,一個青年被綁在欄桿上抽打,旁邊是幾位面色不善的漢子。

“韓德,賺了錢也不來孝敬我們?膽子肥了啊?!?/p>

動粗的光頭漢子赤著上身,后背紋著一條蛇。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安徽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一码不定位 好彩1历史开奖结果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 天律体彩11选5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开奖网下载 连码特串开2个平码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