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番外:喵晚(六)(2 / 2)

張雯月愣愣的,“咱舅酒量這么點兒???”

趙柔茵關切:“舅舅沒事吧?”

喬晚利落地收拾東西,飛快回答,“沒事兒?!?/p>

梁夏站起身,“要我幫忙嗎?要是醉了,喬晚你抬不動?!?/p>

“yoooooo??!”劉晨皓好像聽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話,拍桌狂笑,“當著人舅舅的面就迫不及待了啊?!?/p>

喬晚愣了一下,她當然能察覺到這位梁同學席間的善意,但這善意來得莫名其妙,而她理智上,不太像和趙柔茵身邊的人有什么牽扯,正準備禮貌地婉拒,卻沒想到妙法尊者已經冷冷開口。

“不必,煩請閣下先顧好自己?!?/p>

喬晚:……

好不容易道了別,路上喬晚想了想,買了杯奶茶,塞到了妙法尊者手里。

“前輩,喝這個,醒醒酒?!?/p>

妙法目不轉睛地看了一瞬,半闔下眼,學著喬晚的模樣,喝了一口。

第一口就皺起了眉。

卻沒放下又喝了第二口,第三口,第四口……喝到眼角眉梢的冷意都柔軟了不少。

本來喬晚是想著訂個賓館的,但考慮到妙法的身份證可能都是個問題,只好又帶著這位醉酒之后,隱隱已經有了點兒醉奶的佛者,連夜穿過通天門,回到了朝天嶺。

一進門,躺在搖椅上看月亮的梅康平被震了一下。

詭異地看著她,挑眉,“妙法尊者?”

察覺到男人的異樣之處,梅康平皺眉:“這怎么了?”

喬晚進屋收拾,嘆氣:大概,可能是喝醉了,我爹呢?!?/p>

“哼?!泵房灯綈灪咭宦?,靠回椅子里,“和那傻小子出去了?!?/p>

收拾出一間屋,將妙法尊者往屋里一推,喬晚轉過身,局促地說,“前輩,前輩今晚就睡這兒吧?!?/p>

妙法冷聲:“你呢?”

“晚輩,晚輩去別的屋?!?/p>

“被褥已經換了新的?!眴掏戆胫荒_邁出門,禮貌地說,“前輩醉了,早點休息?!?/p>

卻不料,剛邁出門檻,一道金光掠過??!

門,哐當一聲關上了。

妙法尊者的眉眼隱約在月色里,鋒銳得如同掣開了旖旎花色的刀刃,眉眼又如同青色小楷勾勒而出的,極凜冽的美,美得喬晚心頭無端漏了一拍。

對方微微闔眼,好像在忍耐什么,突然快步走了上來。

他個子太高了,這莫名的壓迫感,讓喬晚不自覺往后退了半步,就這樣被一步步逼近到了床榻邊。

他紺青色的冷冷地凝視著她,“為什么跑?”

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這個喬晚臉上溫度一路飛躥,鼻子卻忍不住有點兒酸。

“前輩,前輩說好的要做知己好友,”喬晚嗓音微啞,別過臉,“對不起,昨天,昨天,是晚輩讓前輩破戒了?!?/p>

妙法又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自己快步走出了屋。

壓迫感煙消云散,喬晚半跪在屋里,靜靜地坐了一會兒,等了很久,對方這才趕回來。

手里竟然提著個食盒??

喬晚茫然地看著妙法尊者眉宇肅然地將食盒中的東西一樣樣拿出來,竟然全是乳糕?。?!

“吃?!?/p>

將這一二三四五六十多盤乳糕,排排坐,一一放在喬晚面前,妙法尊者擰眉肅然地說,“吃?!?/p>

她究竟在喝一個喝醉的人計較什么啊,喬晚頓時無力。

原來不讓她吃燒烤,就是為了讓她吃乳糕嗎?

眼見她沒動,妙法好像又有些不高興了,拿起乳糕遞到了她嘴邊。

若有似無的檀香味伴隨著乳糕的奶香鉆入鼻尖,喬晚忽然有些不自在,心跳如擂地拿過乳糕,放進嘴里嚼了嚼。

妙法這才好像滿意了,等到她吃完,又拿起一塊兒乳糕,往她嘴里塞。

突然間,微微濡濕的舌尖不經意地擦過了對方的指腹。

妙法一怔,攥緊了手指,鳳眸半斂,這才終于開口,說起了正事:“喬晚,不是你主動引誘我破戒?!?/p>

“是我禪心不定,被你吸引,忍不住朝你走來?!?/p>

“我克制不住對你的欲|望?!?/p>

甚至于現在,看著她吃乳糕時,甚至忍不住想要逼她吃一點再吃一點,吃得更多更深,想要借此抒發自己一早沒看到她人影時心頭的不快。

“這一切與你無關,你無需愧疚,無需自責?!?/p>

“《壇經》中曾有云:‘時有風吹幡動。一僧曰風動,一僧曰幡動’?!?/p>

風吹幡動的佛典,喬晚是聽說過的,她微微睜大了眼。

“眾僧議論不已間,惠能進曰:‘非風動,非幡動,仁者心動?!?/p>

月色落滿席間。

桌上擺著十多盤可笑的空盤子和一杯奶茶。

“我曾經以為你對我的愛慕之情,不過是一時的意亂?!泵罘ǖ卣f,“你有大把的光陰,將來會結識大把年歲與你相同的良人,我長你數百歲,又是禪門弟子,心魔橫生,虛偽多疑多怒。數百年的光陰,造就了你我之間見識經驗的不對等,你沒必要在我這兒浪費時間,我沒有你想象中那么好,不值得你的喜歡?!?/p>

“但后來我發現我想錯了,也太過自以為是?!被蛟S是覺得不自在,妙法的眉頭又皺緊了點兒,想避開她視線,又頓了頓,目不轉睛地去看。

“還俗之后,我無法坐視你與其他男人在一起?!?/p>

哪怕是一個眼神,一個互動,他甚至都耿耿于懷,為此輾轉反側。

“如今我已經還俗,你愿不愿給我這個厚顏無恥,忝居師長之位,不配為人長輩的庸人一個機會?!?/p>

“我知道,我這樣隨意定位你我之間的關系,未免太過自大,但你能否給我個機會?!?/p>

“非風動,非幡動,”鳳眸半掀間,眼尾那段冷意含著點兒進攻的侵略性,“我早已對你心動?!?/p>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