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番外:喵晚(六)(1 / 2)

“誒?!睅讉€男生疑惑地面面相覷,“舅舅你怎么不喝酒???”

“前……我舅舅他不喝酒?!?/p>

喬晚看了一眼這桌上一大杯扎啤,壓力山大地正準備上手去攔,卻沒想到,妙法尊者竟然半垂著眼,快她一步,舉起了面前這大玻璃杯,喝了一口。

兩口。

喝著喝著,擰起了眉頭,好像不大適應這味道。

劉晨皓幾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在那兒真臂高呼,“舅舅牛逼??!喝??!”

在幾個小年輕的催促之下,妙法皺緊了眉,竟然真的一口氣喝了個干干凈凈,一滴不剩。

劉晨皓趕緊倒酒,往妙法盤子里放了個小龍蝦,“舅舅來,繼續喝?!?/p>

“不是,光喝啤酒有啥帶勁的,整口白的??!”

“誒老板,有江小白嗎?”

喬晚眉頭直跳,眼睜睜地看著面前這美人兒又主動喝了一杯子的江小白,喝完之后,周身的戾氣好像也淡化了不少。

臉頰微紅,雖然依然擰著眉,但紺青色的眼亮的令人心驚。

一邊擼著串兒,眾人一邊兒有一搭沒一搭地問。

“咱舅搞藝術的?這一頭藍發,嘖,真幾把酷。舅舅,你什么職業啊?!?/p>

妙法下意識地斜覷了她一眼,可能不知道怎么回答,眉頭皺得更深了。

喬晚徹底囧了,局促地回答:“算是吧……”

“大學學的……呃,宗教學,研究佛學的?!?/p>

“擦?!眲⒊筐┑蓤A了眼,“牛逼?!?/p>

張雯月:“舅舅大學是漢服社的?”

喬晚自暴自棄地回答:“……是?!?/p>

趙柔茵細聲細語地說,“但喬晚,你舅舅身上這漢服形制好像錯了啊,是不是被騙了?!?/p>

雖然這么說著,但趙柔茵視線就一直沒敢往妙法尊者那兒瞟,只覺得喬晚這位舅舅,好看到簡直不敢讓人接近了。

喬晚,她怎么會有這么好看的舅舅?

梁夏收回視線,又看了眼身邊兒的姑娘。

經過剛剛那么一遭,喬晚一手頂住電瓶車的畫面在他腦海里震蕩久久不去,梁夏心里微微一跳,又看了眼不遠處和男朋友親密耳語的趙柔茵,要不……試試看?

抱了點兒這心思,就難免體現在行動上,燒烤一端上來,首先就往喬晚盤子里放了幾串燒烤。

喬晚微微一愣,禮貌地低聲回了句:“謝謝?!?/p>

正準備把烤茄子往嘴里送,卻沒想到手腕被人一把攥住了。

對方握得緊緊的,死死的,指尖都有些泛白,喬晚錯愕地抬起眼。

妙法尊者神色不善,仿佛她手里拿了個什么垃圾食品,下頜繃得緊緊的。

喬晚剛想松手,卻聽到那清正沉穩的嗓音,“給我?!?/p>

那一瞬間,喬晚差點兒以為自己聽錯了。

妙法尊者長眉微蹙,不高興地說,“給我?!?/p>

喬晚看了一眼男人的神情,一震,試探著把手上的茄子給了妙法尊者。

妙法咬了一口茄子,又把這茄子放到了自己盤子里,再不動一口。

梁夏似乎也有點兒懵逼,但到底沒說什么,又往喬晚盤子里放了根烤中翅。

“吃這個?!?/p>

喬晚剛拿起來,耳畔又響起個清正威嚴的嗓音,“給我?!?/p>

喬晚:……

頭一撇,不自在地避開了對方的視線:“前……舅舅,我給你拿幾串吧?!?/p>

妙法繃著臉,眼里寒氣嗖嗖直冒:“給我?!?/p>

“孽障,給我?!?/p>

喬晚遲疑了半秒,默默地交出了雞翅。

妙法把這雞翅放到了自己盤子里,干脆是一口沒動。

梁夏皺了皺眉,可能覺得一個大男人搶自己侄女吃的有點兒奇葩,又抬起半個身子拿了不少牛蹄髈,烤大蝦,羊肉串之類的,放在了喬晚盤子里。

無一例外的,那清正動聽的嗓音再度響起。

“給我?!?/p>

這下梁夏終于忍不了了。

“這位……呃……舅舅,您對喬晚管得是不是稍微有點兒嚴厲了,晚上吃點兒燒烤沒什么?!?/p>

妙法尊者抬眼,面色不善,紺青的眼里流光溢彩:“孽障,噤聲!我允你說話了嗎?!”

“這是我的東西!”

這一聲,震得梁夏徹底呆在原地。

這……這特么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喬晚面色變了一變,試探性的覷了一眼妙法的臉色,遲疑地問:“舅舅,你是不是喝醉了?”

男人垂著眼,面如白玉,眼如紺青,鳳眸勾著半段的冷光,看上去倒不像喝醉了的模樣。

妙法不高興皺眉:“醉酒?!放肆!大光明殿不準飲酒!”

喬晚:真的醉了?。。?!=口=

妙法又抬眼看向梁夏,森冷怒喝:“還不快將我東西還回來,還要我親自去搜身嗎?!”

被大光明殿導師的威嚴一震,梁夏同學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牛蹄髈,烤大蝦和羊肉串,默了。

乖乖地將這幾串燒烤放到了盤子里。

堂堂大光明殿尊者被一杯啤酒,一口江小白放倒什么的,喬晚按捺不止內心洶涌澎湃的吐槽欲,認命地站起身,“我舅舅喝醉了我先把我舅舅送回去吧?!?/p>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