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作證(2 / 2)

但是,每個人也都知道,這些一件件不了了之的案子,都是他們從警一生的恥辱,是心中那一道道,無法磨滅的傷痕,是那種,哪怕多年退休之后再次回憶起來,都會感到無比悔恨的暗傷!

而與此同時,就在市局的大門口,一男一女兩道身形,卻已經焦急的在原地來回的轉圈!

“李羽哥,你說林子哥不會沒趕上車吧?”

陸詩柔的小臉已經急得發白,一雙可愛的小腳不住的來對在地上踱來踱去。

“嗯~應該不會,他早上給咱們打的電話,說王教授那邊已經說通了,他會親自拉著王教授過來

哦對了,咱們昨天跟方小梅約得是九點吧?你來之前去她寢室看過沒有???”

雖然看起來要比陸詩柔沉穩,可李羽的雙拳緊緊攥起,手背上的皮膚都已經失去了血色。

“去了,可是小梅姐沒在宿舍,他們宿管阿姨說昨天咱們把她送回去之后,好像后半夜她就又出來了,跟阿姨說是寢室就她自己太害怕,去同學租的房子里去住了”

說到這里,陸詩柔下意識抬手看了看表,隨后臉色,也不禁有些難看起來。

“現在剛剛九點,她又沒有車,估計要過來也得一段時間吧

哎?林子哥!”

忽然,陸詩柔的眼前忽然一亮,滿臉興奮的朝大道上某個方向望去。

只見就在路旁,一輛出租車都還沒等停穩,車門打開,里面兩道身形一前一后,風風火火的直接鉆了出來。

“詩柔,方小梅來了么?”

剛一下車,林清急匆匆的一邊朝兩人跑,一邊手上,卻已經忙忙叨叨的掏出來自己的手機。

“沒、還沒”

一時間張了張嘴,陸詩柔還不知道該怎么跟林清去交代。

“嗯,來不及了,你先給她打電話,問問她到哪了,我把蕭潔喊出來,實在不行出來等!”

根本沒精力再去思考陸詩柔的反映,林清滿臉急促的,直接把手機貼在了自己的耳朵旁。

“老大,我把人領來了,你趕快出來吧,就在門口?!?/p>

“好,我馬上出去!”

距離多遠都能夠聽見蕭潔那急促而興奮的聲音,電話剛剛掛斷,甚至連十秒都沒用上,蕭潔那步履如飛的身影,已經從市局大樓的大門里沖了出來。

“林清,人在哪呢?”

距離還有多遠,蕭潔朝著林清就高聲呼喚。

“哎,這呢這呢!”

急忙朝蕭潔招了招手,眼看著對方已經跑到幾人面前,林清也來不及調整呼吸,一把將王立正教授拉到蕭潔的面前:

“這位就是王教授,你們之前應該見過面,他昨晚已經答應我們,要為戴小默出庭作證了,是不是?王教授?”

一邊說著,林清的身形往旁邊一閃。

只見身材瘦弱的王教授一臉的風塵,老實本分的雙眼甚至還閃爍著一絲畏懼和怯懦。

“哎、哎,是,那天其實是我組織我們組的成員一起去聚餐的,本來我們的導師也要去,可是他臨時有事,就派我做代表。

正好那天還有其他幾個科室的老師都在,大家都喝多了,幾個有車的同學拉走了一批,最后剩下我們幾個,我是最后走的,晚上不好打車,結果正好來了輛三輪自行車,只能坐下兩個人,當時我記得是秦建設秦教授負責把戴小默”

“叮鈴鈴~”

王立正的話音還沒說完,突然,一聲刺耳的電話鈴聲,卻突然響起在他的口袋之中。

“爸、爸你快回家看看吧,我媽她、她吃了一瓶安眠藥,現在已經昏迷不醒啦”

電話另一端,一聲撕心裂肺的大喊,就好像晴天霹靂一般,炸響在整個市局上空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