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作證(1 / 2)

清晨的陽光格外明媚,天氣已經炎熱,所以更襯托出早上的清爽宜人。

只不過,刑警大隊的辦公室里,整個氣氛卻顯得焦灼異常。

“蕭潔!你到底要鬧到什么時候?”

就在蕭潔的辦公桌前,一身戎裝腰梁筆挺的站著一個中年男人,正滿臉怒火的盯著辦公桌后的女孩。

“我昨天就告訴你必須結案,結果你說太晚了流程審批的人全不在,可現在呢,人可都來了,你的文件呢?你的結案報告呢?”

男子的聲音焦躁異常,整間大辦公室的墻壁都被震得“嗡嗡”作響。

“哎呀梁局長,您著什么急啊~”

只不過,十分罕見的,蕭潔竟然擠出來一臉“無賴”式的笑容。

“我這不也才剛上班嘛,總得讓我整理完了才能遞啊,這案子可是上面叮囑過的,我也不敢出岔子??!”

再看蕭潔滿臉“無辜”的一翻眼睛,目光里那叫一個委屈。

“???你還知道是上面叮囑過的???”

可是,眼見著蕭潔竟然擺出這么副“老油條”的嘴臉,梁鐵軍突然一瞪眼睛:

“你知道這個案子,局里承受了多大壓力?

昨天就已經是上邊大領導限期的最后期限了,我這是好說歹說,說我們結案報告已經做完,只差蓋章走程序,可現在,你的報告呢?

一會兒大領導要開電話會議,你讓我拿什么給上邊匯報?

你現在是刑警隊的隊長,是領頭羊!能不能有點責任感和擔當?明知道今天大領導要看,昨天就不能加個班嗎?”

梁鐵軍已經氣得面如鐵青。

說句實話,這也就是蕭潔的身份實在特殊,而且平時做事也絕對過硬,要不然以他的脾氣,恐怕更難聽的話都已經說出來了。

“哎呀梁局~我們昨天也不是沒加班啊”

可是,眼見著梁鐵軍氣成這個樣子,蕭潔的小嘴一癟,竟然還略有些負氣似的小臉一鼓,開始撒起嬌來。

“我們哪天沒有加班嘛,就說昨天,是您老非要把那個連環特大盜竊案和江邊碎尸案都扔給我們的啊,還有之前的那個兇殺案,雖然抓到了兇手,可報告不也沒寫完嗎?

這個也急那個也急,不是您說的,戴小默畢竟已經死了,我們的精力還要放在更有用的地方上

現在倒來問我了,急也是您,不急也是您,您到底要我們怎么辦嘛”

一邊說著,再看蕭潔大眼睛一眨,眼圈竟都有些泛紅了起來。

“你”

這一下,梁鐵軍的大嘴一張,還真是被懟了個足。

其實按照年齡來說,梁鐵軍的確跟蕭潔的老爹歲數也差不多了,只不過平時這位蕭大隊長一直冷靜干練,竟讓他差點忘了,對方也是個跟自己女兒差不多大的女孩。

眼看著這位蕭大隊長那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哪怕是素有“鐵面”之稱的梁局長,竟然有些張不開嘴了。

“哎呀好啦好啦,梁大局長,我知道您壓力大,我現在就給你做還不成么?

您老啊,就該忙什么忙什么去吧,今天之內,我肯定把整個案子給您辦下來,您看,您總在這這么盯著我,我還怎么做???”

眼見對方一副有氣沒地撒的樣子,蕭潔竟干脆,完全擺出了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式的“老油條”笑容

所有大屋里的警員們,沒有任何一個人多出一聲

望著梁鐵軍那氣哼哼漸漸遠去的背影,蕭潔的面色,卻不禁漸漸一陣陰沉。

其實對于戴小默的案子,這些一線的警員們,都憋著一股跟蕭潔差不多的怨氣——

事情沒查清,卻要強行結案,這種事情在刑警生涯中不是沒有,但每一次,都絕對是憋屈無比的!

現實就是如此殘酷,不論是出于個人發展、大局觀還是從有限的資源考慮,有些不太嚴重的案件,真的沒辦法做到盡善盡美。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