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運轉、破局(1 / 2)

如果不是被逼到實在沒辦法,林清斷然不會采取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像剛才那樣去瘋狂“逼迫”一個可憐的女孩子,林清自己都認為,自己簡直是禽獸都不如!

方小梅全都說了,并且愿意出庭,為戴小默做人證。

當然,由始至終,一直云里霧里的戴小默事件,也終于在林清的面前,漸漸掀開了一角,神秘的面紗。

事情發生在一個多月以前,戴小默去參加一個他們研究課題小組舉行的聚餐,那次聚餐的具體內容方小梅并不知曉,但她只知道,戴小默當夜徹夜未歸。

等到第二天,戴小默真正回到寢室的時候,都快中午了,那天她的臉色很差,整個人的情緒也低落異常,甚至就連神智都顯得極為恍惚。

在這里,方小梅提到了一個細節,因為她跟戴小默最為要好,所以觀察的也最為仔細,就在戴小默回來的時候,她錯愕的發現,對方襯衫的紐扣,竟然系錯了行!

女孩的觀察總是要比男人細膩很多,戴小默平時雖然不奢華,但絕對注重儀表,很難想象,那天的戴小默竟然是穿著一件錯襟紐扣的襯衫,一直從外面回來的寢室。

然后,后面發生的事情,就足夠耐人尋味了。

據說戴小默回來以后就開始洗澡,而且一直把自己關在洗澡間里很久,等寢室的幾個女孩都吃完午飯回來了,她竟然還沒洗完,而且,只有方小梅注意到,那天的洗澡間里,好像隱隱傳來一絲絲,竭力壓抑的啜泣之聲。

從那天起,戴小默就好像徹底換了個人一般,整個人的精神都恍惚起來。

有時候她經常會走錯路,晚上還經常會被噩夢驚醒,而最主要的一點,方小梅赫然發現,戴小默好像不怎么熱衷于學習了!

這里的不熱衷,可并不是說她就徹底放棄學業,開始放飛自我了,而是自習不再積極,上課也好像不知在想什么一般。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了很久,而且據方小梅回憶,從那天起,戴小默晚上不回寢室的次數也開始漸漸變多起來。

一開始是大概一個禮拜就有那么一次,再后來是天,直到最后一個禮拜,竟然連續三天都沒回寢室。

戴小默的變化讓方小梅痛心,可大家也都是成年人,都擁有自己的選擇,方小梅也不好多說什么。

直到那一天,戴小默跳樓自殺身死,正當所有寢室的女孩都在慌亂的時候,第一時間找到幾個女孩的,竟赫然是學工部的副部長,陳瑜??!

幾個女孩都被嚇傻了!

堂堂學工部的部長,竟然親自來找她們幾個學生?

陳瑜隆的意思也很簡單,這件事情影響太過惡劣,戴小默當著省市那么多領導的面跳了樓,對整個工大都是一次致命的打擊。

所以,為了能讓學校盡快“平穩”的回歸到正常軌跡,所有學生必須統一口徑。

尤其是她寢室的這幾個女生,必須要一口咬死,戴小默自從一個月前開始,就已經由于壓力太大,多次產生過輕生的念頭,而且口口聲聲說,誰要是不讓她過保研,她就要讓那個人永世不得翻身!

這樣恐怖的話,幾個女生當然心里一萬個抵觸,可陳瑜隆說得也實在,你們難道以為在警方面前亂說了什么,就能扳倒一批老師么?

只要他陳瑜隆在,就一定能查出來到底是誰在詆毀工大的名聲。

一但讓他查出來,那除了開除之外,絕對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可是,只要她們能完全按照要求去做,陳瑜隆承諾,戴小默寢室的每個人,都將會得到本校專業課考研老師的單獨輔導。

而且就算考研不過,也一定會給他們機會,讓她們選擇畢業留校,成為學校的正式編老師!

還用問么?

在那樣的一個年代,留校會有多大的誘惑力?

這就相當于給幾個女生許諾了,不論如何,她們幾個畢業后的前途,已經完全不用擔心了!

“嘶陳瑜隆??!”

幾乎是從牙縫之中擠出來幾個字,林清的臉色,已經一片鐵青。

旁邊的陸詩柔都已經聽傻了,直到把方小梅送出了飯館門口,這丫頭都始終錯愕的瞪著眼睛,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恐怕心思一慣單純的她,還根本沒做好接受這樣一個殘酷世界的準備!

而另一邊呢,李羽的整張臉都已經徹底綠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誰都不是傻子,戴小默那晚到底發生了什么,就連李羽都已經猜到了七八。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