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祭壇血祭(1 / 2)

“因為他們本來就是我的人?!逼吖鬟@個時候站了起來,挺直了腰板,俯視著三王子。

“你這個賤人,我就知道你有野心,早知道在你小的時候就應該把你弄死?!比踝訍汉莺莸卣f道。

“可惜你沒有,因為你是一個蠢貨,空有力量卻不知道怎么使用,愚蠢?!逼吖骼湫χf道,突然感覺到她似乎黑化了。

秦鳳兮與俊美少年都傻傻地看著眼前的變化,這個戲真是太反轉了,怎么突然就改變位置了?

“……”

七公主繼續說道:“還有,這個魔神像其實是有機關的,它可以讓你短時間心神被影響,而你自己感覺不到,這也是你為什么會這么輕易被擊傷的緣故?!?/p>

“這是假的?”三王子問道。

七公主笑著說道:“當然是假的,真正的寶物從來就不在寶塔之中,這本來就是用來騙人的把戲,不然為什么這么多年了,寶物一直沒有被人發現?!?/p>

“……”三王子沉默,好像也是,如果真的在里面的話,天下這么多能人,早就把寶物拿走了,肯定是不在塔中。

而很快,他又突然發現一個問題:“你知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當然知道,至于我怎么知道的,這個你不用管,好了,我們走吧?!逼吖鲹]揮手,大家要跟著她轉場了。

場景來到了地牢……

“好臭!”

一股惡臭撲鼻而來,這其實大家都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但大家似乎準備的不夠,這里也實在太丑了。

很快大家就明白這種惡臭是來自于哪里的,那就是這個地牢中的犯人,他們很明顯都已經被渴死開始腐爛了。

七公主問道:“你把人都餓死了?”

三王子不在意地說道:“那怎么,難道還要拿保命的東西救活他們嗎?”

“嗯,的確不會,你這樣做也好,他們的怨氣會更勝?!逼吖鼽c著頭說道,這種結果她其實早就算到了,而她希望的就是如此,又不用自己做壞事,還能得到這么強大的怨氣。

不愧是三王子!

“怨氣?妖魔?”秦鳳兮這個時候發現了這個問題,與怨氣有關的就是妖魔了,難道這里藏著的真的是一個魔頭,嗯,真正的魔頭,不是陳太玄那種。

“這個你到時候就知道了?!逼吖魑⑽⒁恍?,那笑容看似很溫柔平易近人,但總感覺有一股滲人的氣息在其中。

“……”

秦鳳兮現在覺得七公主才是真正的幕后主謀,她不僅僅將這里的人都帶向死亡,為得這里的妖魔,將這個責任都推在三王子的身上,同時自己還賺了名聲,最后只要將三王子殺了,反正這個越王廟被封了,殺人滅口很容易做到。

再說了,她現在的所作所為幾乎沒人知道,在世人面前,她依然還是那個愛民如子平易近人的七公主。

等下,到時候,她肯定會殺了我們……

七公主似乎發現秦鳳兮的想法,說道:“你們不用緊張,死亡不可怕,死得痛快才可怕?!?/p>

哦,那你就恩賜我們不痛苦的死法是吧?

“那個陳太玄是不是也死了?”

此時,秦鳳兮突然看向三王子問道。

“陳太玄?你說蘇紅袖的那個贅婿?他肯定死了,并且死得很痛苦!”三王子回答道,聽到陳太玄的時候,他似乎心情好了一點,因為他覺得陳太玄死得比他慘。

秦鳳兮這個時候感覺有些失落……

“你也不用在意,反正到時候你們都會在地下想見?!逼吖鬟@個時候說道,這算是安慰嗎?

一行人來到一個牢房的前面,打開門之后,七公主就在一個墻壁上找出十分隱秘的機關,打開之后,牢房的地面出現一個只能容納一個人進入的小入口。

一個手下走在前面開路,后面的三王子跟上,此時三王子已經上了枷鎖,實力已經被封鎖住了,也不怕他會出現什么事情。

秦鳳兮與俊美少年倒是沒有,因為他們兩人的實力上不上枷鎖都沒有什么意義,他們甚至比上了枷鎖的三王子還要弱。

所有人進入之后,發現里面還是地牢,只是風格與上面的不一樣,這里的風格要比上面的古老許多,甚至可以說,里面的建筑材料都要比上面的古老數千年的樣子。

而這地牢并不止有一層,因為他們之后一直在向下走,一層又一層的,都已經走了十層了,還沒有到底的感覺。

還有一點比較奇怪,那就是七公主在進入下面的地牢之后,就一直抱著一尊紅布蓋著的神像,神像雖然被紅布蓋著,但透露著一種讓人神秘的氣息。

很快,大家明白了,這個神像是可以驅趕在地牢之中的魔物,不然,地牢之中的魔物會攻擊他們。

有魔物?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